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三日鹤】姥爷的准妈妈体验

OOC预警!

前传《姥爷爷爷傻傻分不清楚》←戳这里

  

姥爷当‘准妈妈’已经一星期了,在这几天里,他享受到了本丸最好的待遇。

    走路有人扶着,叹口气都有人紧张兮兮地来哄着,出万屋逛街有一众极短保驾护航,本丸的广播甚至为了他每天循环播放胎教音乐,幼儿读物,连内番出阵远征都全部停止了。

    为了避免酒味会对鹤姥爷肚子里的宝宝不利,一干酒鬼甚至被惨无人道地戒了酒。

    为了配合鹤姥爷的饮食,一些对宝宝有影响的食物一律被禁止出现在餐桌上……

    一开始,鹤姥爷还沉浸在大家都被他唬住了的这一喜悦中,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本丸里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婴儿产品,他开始有点慌了……

    啊……这个惊吓好像玩得太大了啊……

    现在的鹤姥爷开始后知后觉起来。

    回想起每次恶作剧成功后被审神者阿兰狠狠敲下来的每一个暴栗,鹤姥咽了咽口水,脑壳开始不自觉地痛了起来。

    他转头,看向被以‘准爸爸要时时刻刻陪在准妈妈身边以防准妈妈心情不佳不利于胎儿生长’为理由同样被停止了一切工作的爷爷,沉声道:“老头子……我现在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惊吓啊。”

    爷爷摸摸并不存在的宝宝,笑道:“是,怎么了?鹤丸准妈妈?”

    将手抚上爷爷的手,鹤姥爷沉声道:“我们的孩子……该怎么生出来?”现在整个本丸都对这个三条家的长子期待着,如果被大家知道这只是鹤姥爷吃饱撑着没事干的恶作剧……

    不敢继续往下想的鹤姥爷白了一张脸,“如果……生不出来可怎么办?”

    爷爷抽出手,一只手将鹤姥爷揽进怀里,另一只手摸摸他的发顶,笑道:“哈哈哈,这可就是妈妈要考虑的问题了啊……爸爸是不知道的哟~”

    “……”腹黑老头子!肯定是在报复他当初叫他准妈妈的仇!

    鹤姥爷彻底瘫在爷爷的怀里,自暴自弃道:“啊……大不了无缝远征一个月,手合一个月,趟手入室一个月了……”

    爷爷开怀地笑了一阵,然后亲了亲爱人的额,“不用担心,阿鹤的话,一定能够想出解决的办法的。”毕竟是把鬼点子很多的刀啊。

    鹤姥爷闭上眼睛,嘟囔了几声陷入深深的睡眠……

    路过的麻麻看见了,慈爱地看着熟睡的鹤姥爷,然后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一眼淡笑的爷爷,冲他点点头,将养胎点心放下。伸出手轻轻摸摸鹤姥爷微微鼓起的小腹,心满意足转身地离开了。

    嗯!今天的鹤先生和小侄子也很健康!

    啊……这下子难办了啊……嘛,问题就交给年轻人去解决吧……老人家还是安心喝茶吧……

    爷爷愉快地想着。

    睡了一觉起来,立刻就到了晚饭的时间。

    坐在爷爷和麻麻中间,鹤姥爷感到压力很大……

    “鹤先生,是,这是今晚的营养餐哟。是,三日月殿下,还请您尽一下您父亲的责任,将鱼刺去掉吧。”麻麻笑着推一盘鱼到了爷爷面前。

    当然,麻麻并不打算让鹤姥爷真的吃这盘鱼,毕竟爷爷是出了名的生活不能自理。麻麻只是觉得鹤姥爷那么辛苦地怀着他的孩子,爷爷绝对不能那么悠闲。

    爷爷看着这盘传说中的鱼刺最多的鱼做成的菜,心里叫苦面上却不显:“哈哈哈,甚好甚好。”被刁难的已经习惯了啊……

    鹤姥爷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已经知道了麻麻平时是如何在伙食上克扣爷爷的,现在见了,赶紧劝道:“啊,小光,我今天不是很想吃鱼啊。不如这鱼就不用三日月来……”

    “哦,这样啊,那好吧。请三日月殿下用餐吧,您已经没有需要做的事情了呢。”麻麻和善微笑,然后开始给鹤姥爷兴致勃勃地布菜。

    爷爷喝了一口来之不易的味增汤,心里默默叹道:“啊……今天也是被嫌弃的一天啊……”娶个老婆毕竟不容易,对于娘家人,爷爷还是很宽容的。

    鹤姥爷面上愉快地接受了麻麻的投喂,心里不停地打着鼓——小光真的很嫌弃老头子啊……要怎么帮他们缓和关系呢……还有这个孩子……

    思至此,鹤姥爷脑壳都痛了。

    到了夜晚,鹤姥爷躺在爷爷身下,情动之间,突然脑海中一道光芒闪过,他抓住爷爷光滑的肩膀,红着脸严肃道:“呐,老头子,你说,我明天跟大家说孩子被你做掉了,这个理由可行吗?”

    爷爷被迫停了一下,随即用力地吻上不专心的鹤姥爷。

    “阿鹤有时间想这些,是对老人家的能力有什么不满意吗?哈哈哈,啊……现在不是该笑的时候啊,那么,老人家就认真起来吧……”

    鹤姥爷紧紧地搂住爷爷的背,再也没有能力思考其他……

    第二天早上,鹤姥爷默默地拿走之前垫在小腹那里的小布包,与爷爷串通好台词。

    饭厅上,鹤姥爷一脸沉痛地对大家道:“对不起,大家。你们那么期待我和三日月的孩子出生……我却……”

    没有人讲话,大家沉浸在了这悲伤的氛围之中。

    “究竟是为什么呢?鹤丸,你和三日月的孩子……”一直期待着做大伯的今剑泪眼汪汪地问。

    “昨晚,司子嗣一职的神明来我梦中,跟我说我和三日月的孩子是不被允许存在的,是个错误,他不可以由我生出,所以……他将宝宝收走了……让宝宝在正常人类女子的腹中孕育。对不起,大家……你们明明那么期待这个孩子……”鹤姥爷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哽咽道。

    一旁的爷爷始终低着头,众人只见他伸出手安慰地搭在鹤姥爷肩上,却始终看不清他的表情。

    于是,众人开始安慰这两个刚刚失去了孩子的准爸妈。

    鹤姥爷一直提心吊胆,现在总算是放心了下来……

    啊哈,虽然有些对不起大家……但好歹蒙混过关了啊……

    然而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在某天晚上,鹤姥爷醉酒把这件事情当着大家的面抖了出来……

    鹤姥爷清醒后是怎么被怪力的审神者阿兰吊打一顿的先不提,是怎么无缝远征一个月的先不提,是怎么被众多付丧神拉着手合了一个月的先不提……

    爷爷被惩罚去种田番一个月,种不出东西来,就不可以和鹤姥爷同一个房间,两个人等于是被强行分居。

    连一向宠爱鹤姥爷的麻麻这次也无法轻易原谅这两个人,让他们连续一个月吃了他们最不喜欢的菜色……

    某个夜晚,爷爷和姥爷分别坐在各自房间的回廊上,看着同一片月光,皆是叹了口气……

    “啊……累死了啊……早知道就不做这个惊吓了啊……老头子啊——!”

    “老人家是真的不擅长种田啊……早知当初就该多劝劝阿鹤啊……没有阿鹤在,老人家可睡不着啊……”
    “唉……”

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hhh。这个梗真是写的蠢作者挺高兴,希望大家也能看的开心。——来自蠢作者。

评论 ( 8 )
热度 ( 94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