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今天也是个操碎了心的麻麻

OOC预警,含少量三日鹤和俱利山。 

文章目录汇总←戳这里
  推开窗户,看着初升的太阳,麻麻伸了个懒腰。 
  “今天也是好天气呢。小贞,俱利酱,起床咯?” 
  烛台切转身温柔地呼唤伊。 
  小贞四肢大开,睡得直流口水…… 
  俱利酱‘噌’地起身坐直,顶着一头鸟窝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许久,又闭眼躺下。 
  麻麻无奈地拉起他,叹道:“今天俱利酱有远征的任务不是吗,迟到可不帅气哦。” 
  “小贞也是,今天不是要和同为贞宗的物吉去饲马吗?不可以赖床哦?” 
  虽然平时很宠但在时间观念上很有原则的麻麻绝不允许他们迟到。 
  于是,俱利酱和小贞慢吞吞地起了床。 
  俱利酱穿好衣服,洗漱完回到房间拿上本体就要走,结果被麻麻一把拖到梳妆镜前。 
  “这可不行啊,俱利酱。顶着鸟窝头去远征可是很失形象的事情呢,不好好打理自己可不行哦。每一天都要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开始才帅气!”麻麻对形象也是十分地坚持。 
  给伊达的每位打理造型已经是麻麻的日常,除去已经远嫁异国他乡(三条)的姥爷。 
  “……没打算和他们混熟……不需要打理……”俱利酱日常傲娇地想要走。 
  麻麻按住他,笑道:“诶——可是,我记得今天的远征是和山姥切君去呢。” 
  俱利酱卡顿一秒,安分坐好还不忘催促一句,“……快点。” 
  “是是。” 
  等到俱利酱走到集合地点,被被已经在那里等了几分钟。 
  见他来,被被与他打声招呼,“早上好,大俱利。” 
  俱利酱面无表情地走近,道:“没有和你混熟的打算。” 
  被被拉了拉头顶的被被,垂下头声音低落:“是啊,没人会愿意和仿品混熟的吧……” 
  闻言,俱利酱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慌乱,他转头看向一旁的麻麻。 
  麻麻看好戏地笑笑,走上前来替他解围。 
  将双人便当递给被被,麻麻柔声道:“不好意思呢,山姥切君。俱利酱他的口头禅是这样,改不了呢。还有,俱利酱其实是很想和你混熟的哦。” 
  一旁的俱利酱顿时眼神凶狠,有点羞恼。 
  被被接过便当,耳根微红,“……我知道。” 
  麻麻继续嘱咐道,“是吗,你知道就最好了。还有啊,有件事情想要拜托山姥切君呢。” 
  被被顿时正色,“你说吧,只要是仿品能做到的事情,我会好好完成的。” 
  麻麻笑笑,拍拍他的肩,“嘛嘛,其实是俱利酱出任务时总是不按时吃饭,我很担心呢。因为是山姥切君,俱利酱应该会听,所以能不能拜托你提醒俱利酱按时吃饭呢?” 
  被被转头看俱利酱,俱利酱看天。 
  他转回头,点头:“放心吧,我会提醒他的。” 
  “哦!真是可靠呢,山姥切君。” 
  被被最受不得夸奖,闻言害羞地低头,“……说仿品可靠什么的。” 
  俱利酱见状按耐不住地过来将被被拉走,“走,时间早过了。” 
  “哦,好。” 
  看着两人消失,麻麻无奈地笑笑,“明明还有十多分钟啊,俱利酱这是吃醋吗?嗯……俱利酱终于长大了吗……” 
  有那么一瞬间麻麻觉得自己就是放任孩子早恋的家长。 
  来到厨房,看到正在往青菜里塞大青虫的姥爷,麻麻悄悄走到他背后大声道:“在做什么呢?鹤先生?” 
  姥爷被吓了一跳,差点炸毛,回头看是麻麻顿时松了一口气,“啊……是小光啊……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麻麻看着姥爷手里扭动的大青虫,无奈道:“我记得鹤先生今天是种田番的吧? 那个美丽的三日月殿下在等您过去哦。”说起爷爷,麻麻就想咬牙切齿。 
  姥爷义正言辞,“啊,是啊。可是小光啊,对于我的这一伟大壮举,三日月可是很支持的喔!所以,翘掉内番什么的不在话下! ” 
  【鹤丸国永,内番+0】 
  麻麻心想支持个鬼啊你们这对笨蛋情侣。
        他将一筐青菜搬走,扶额叹道:“所以?这就是鹤先生你放青虫进青菜里的理由?” 
  姥爷对他竖起大拇指,“喔!人生需要惊吓啊小光!而且,你看你看,它这么可爱!给他吃点青菜也不过分吧?我这可是在积德行善啊!” 
  麻麻试图劝说他,“鹤先生是个善良的孩子这是很帅气啦,但今天畑当番的是五虎退哟,要是被一期一振知道你吓到他的宝贝弟弟,您可怎么是好?” 
  姥爷将没有虫子的手搭在他肩上,正色道:“别怕,小光。今剑说他们三条无条件支持我!他们会维护我的,我可一点也不需要害怕唷!” 
  麻麻:“……那个美丽的三日月殿下吗?”还他曾经那个天真善良可爱活泼乖巧懂事(大雾)的鹤先生啊啊啊啊! 
  姥爷点点头,随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严肃地说:“为什么小光你一直在强调三日月的美?虽然我对此是有深刻了解的,但……小光,你不可以觊觎大嫂的美色的,知道吗?” 
  麻麻:“……” 
  姥爷继续道:“吓到你了吗?别看我平时那么慷慨大方,在三日月的拥有权上我可是寸步不让的哟!” 
  麻麻走到砧板前,拿起一颗白菜一刀剁掉菜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抱歉,鹤先生。我对你家那个美丽的三日月殿下没有半点非分之想谢谢。” 
  也一点也不想大清早地吃那么多狗粮。 
  姥爷识相地停止了这个话题,走到麻麻旁边帮他洗菜,“话说,最近三日月喜欢上了玩♂绳子,我可是很困扰啊。毕竟我可不是贞宗他们那边的。” 
  麻麻一脸头疼,“我并不想知道鹤先生和三日月殿下晚上玩的游戏!其次就是小贞和物吉并不喜欢玩♂绳子,喜欢的只有龟甲而已。” 
  姥爷一脸正直地看他,“小光……你在说什么啊,我是说翻花绳噢。” 
  下一秒,“哦,开玩笑的,我说的就是玩♂绳子,有没有被我吓到?” 
  麻麻握紧菜刀柄,静静地看着他。 
  姥爷再次识相地打住,回归正题,“小光你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能让三日月不玩♂绳子呢?” 
  麻麻切着菜,笑容十分和善:“这很简单哦,鹤先生。只要将三日月殿下用绳子绑在刀架上三天三夜他应该就不会喜欢玩绳子了的。” 至于那个人会怎样他才不想管啊真是的,为什么他一个单身汉每天都要听姥爷的甜蜜抱怨啊岂可修!
  姥爷上一秒一脸惊恐,“小光你竟然……”下一秒惊喜,“这主意不错啊!把天下五剑绑在刀架上什么的,一定会是别出心裁的惊吓的!对色老头就该这样!” 
  于是当天晚上,爷爷被姥爷绑在刀架上吹了一夜冷风,惨遭整个本丸的围观。 
   
   
  emmmm……暂时只想到这么多……后期会有补充大概23333——来自蠢作者。

评论 ( 4 )
热度 ( 70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