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刀男二三事 17

  OOC预警 
  本章又名“这个隔壁本丸有古怪”,“论付丧神的堕落史”,“隔壁本丸吃枣药丸”

       文章目录汇总←戳这里
  特注:阿兰本丸的鹤丸国永我们称为鹤丸,双本丸的鹤丸国永我们称为鹤丸国永。 
  礼尚往来,双拜访了阿兰的本丸,阿兰自然也要回访。 
  第二天,为了威慑隔壁本丸,阿兰带上了本丸最强搞事小能手鹤丸(战力),颜值担当之首三日月(门面),帅气解决一切的烛台切(周旋)。 
  管家长谷部则被留在本丸看家。 
  两个本丸之间的距离只是稍远,之间有着不同季节的过渡,阿兰的本丸是冬季,双这边则是春季。 
  春季虽然微凉,但还不至于让三日月老人病发作的那么严重。这终于让他找回了一点作为天下五剑最美的感觉。 
  敲了几下门,是双亲自将她们迎了进去。 
  看到三日月的正装,除了脸,双很难将这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子与那天那个盖着花花棉被的老头联系到一起。 
  “欢迎来到我的本丸,会客室已经准备好了,请进。” 
  阿兰对他笑笑,随即给了烛台切一个眼神。 
  烛台切会意,上前一步,半蹲下来,执起双的右手,鼻翼轻触她的手背。 
  “感谢您的精心准备,很荣幸能与吾主前来拜访您。” 
  松开手,站起身,优雅的笑。 
  虽然看到有三日月的陪同让他有点恼火,但他依旧可以帅气地完成任务。 
  鹤丸手默默按上本体,毕竟昨天他可是被这个小萝莉审神者的魔音穿过脑的。 
  三日月老神在在,只要不是鹤丸去做这件事,他就没有意见。 
  还好,烛台切成功GET到了双的点。 
  双捂住心口,她从未见过如此严谨帅气的烛台切。 
  心动归心动,双可没有忘了阿兰一行人这强大的战斗力。 
  带着他们前往会客室,一路介绍一路闲聊。 
  双的本丸看起来与一般本丸无异,只是房子都是许多个偏现代风的小阁楼,并没有像阿兰的本丸一样以和风为主。 
  “这个本丸很特别呢,三日月,和我们的本丸完全不像嘛。”鹤l丸像是发现了新事物的小孩子,扯着三日月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 
  烛台切在一旁狗粮吃了一嘴,心酸到不行。明明从前鹤先生都是和他分享这些的啊!最近却总是抱怨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他不想听这个的好吗! 
  而三日月对此也颇有兴趣,“嗯,有趣。不过,没有回廊的话,就没有办法一边坐着一边赏花了。” 
  对此,双不知如何解释。 
  那是因为之前的本丸已经被那群祖宗拆过一轮了,才不得已换成钢筋水泥房的啊! 
  但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为了避免时之政府找她的麻烦,双还是要出言提醒一句。 
  “待会儿不论看到什么,还请不要惊讶,劳资这个本丸缺资源缺刀缺钱就是不缺深井冰,请保护好你们的人身安全,谢谢。” 
  阿兰淡定自若,一个挥手:“姥爷爷爷随时待命,麻麻请注意杀出退路。” 
  “……请主上不要叫我麻麻谢谢,这很不帅气!” 
  “哦哦,这是要搞大事情吗!?” 
  “哈哈哈,虽然年纪一大把了,但为了阿鹤,也要认真起来呢。” 
  双也是无力吐槽这主仆四人,她站在门前,敲了几下。 
  “诸君,贵客到,还不速速前来迎接!?” 
  一声令下,大门逐渐打开,呈现在阿兰四人面前的,让她们有种仿佛进了牛郎店的错觉。 
  走进这个金碧辉煌的会客室,阿兰四人坐下。 
  前来招待他们的是……笑面青江? 
  笑面青江穿着一身蓬松女仆裙,戴着猫耳朵,端着茶水,此时正一脸羞涩地看着他们,“阿诺……请贵客用茶,茶艺不精,请贵客不要嫌弃。” 
  他羞涩的脸庞犹如十七八岁的少女,他嘴角的那一抹笑,更是让人如沐春风。 
  个鬼啦,阿兰背后都要冒冷汗了。平时和她开黄腔当玩笑的付丧神突然突变成这个样子,她接受无能啊啊啊! 
  鹤丸倒是饶有兴致,“哇,这个笑面青江原来还能这样笑吗?很不错的惊吓嘛!嗯,这个茶挺不错啊,三日月你怎么看?” 
  三日月喝了一口茶,停顿一秒,放下茶杯笑道:“嗯……虽然老人家好甜,但这个实在是太甜了呢。” 
  如果石切丸兄长在此,估计会很高兴吧……某种意义上来说…… 
  以为他要生气,笑面青江登时就哭了出来,“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紧张所以放了太多糖,请贵客原谅!” 
  烛台切笑着按住他的手安慰道:“没关系的,笑面先生。三日月殿下他比较喜欢开玩笑,其实他个人是比较喜欢吃苦的,比如苦瓜什么的。你说我说的对吗,三日月殿下?” 
  他转头看向三日月,笑容亲切友善。 
  三日月笑容僵了一秒,“……哈哈哈,烛台切君说的是呢。” 
  鹤丸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光,不要欺负三日月啦。”他和三日月都在一起那么久了,怎么小光还是要针对三日月呢,一看这出行配置就知道今天出来他们又得闹。 
  闻言,烛台切看着三日月,笑得更和善了,“抱歉啊,鹤先生,但我绝对没有在欺负三日月殿下哦。毕竟,我一直想做个帅气的人呢。” 
  三日月被这么搞也不是头一次了,早就有了经验,他搭上鹤丸的手,笑道:“烛台切君没有恶意的唷,他只是想让老人家吃得清淡点而已唷。” 
  鹤丸觉得更可疑了,“是吗?” 
  烛台切给了三日月一个眼神,肯定道:“当然了,鹤先生。关注本丸的大家的饮食状态,是我的本分呢。” 
  …… 
  双坐在阿兰身旁,忍不住问了一句:“他们平时……都这样相处吗?” 
  闻言,阿兰一言难尽地拍拍她,“当然不了,平时我根本就不会把他们排在一起的。嘛,习惯就好了。” 
  双赞同地点点头,对!就像她从不会安排那几个一起一样!一切都是为了本丸的和谐建设! 
  于是两人开始闲聊了几句家常。 
  聊到鹤丸的时候,双诡异地停顿了两秒,然后郑重地拍了拍阿兰的肩膀,“你家的鹤丸,很好!即使是黑鹤,也是极好的。”下一秒,瘫在椅子上,“哪像我家那个鹤丸,完全颠覆了我对鹤丸国永这把刀的认知。” 
  鹤丸有了兴趣,“喔?是怎样的一把刀呢,真想见识一下啊,颠覆审神者认知的鹤丸国永。” 
  双摆摆手,随即托住下巴,面无表情声音得意:“我知道你们今天要来,就把他安排去出阵了,不然……哼哼。友军,你们的贞操就不保了!” 
  “……这么可怕?都是鹤丸国永,性格应该差不多吧?最多,更擅长恶作剧?”阿兰推论。 
  “……反正,你们还是不要见他的比较好……”双莫名牙酸。 
  她这么一说,反而让阿兰一行人更加好奇。 
  此时,在一旁沉默许久的笑面青江举起右手,弱弱道:“阿诺……主上,贵客,青江有话要说。” 
  “说吧,本小主准了。” 
  笑面青江腼腆地笑笑,道:“主上,方才就想说了……今天的出阵任务,我们本丸的鹤丸……翘掉了……嘿嘿。” 
  双登时露出天塌下来的表情,吼道:“……为什么!?他不是从不翘出阵任务的吗!?” 
  阿兰等人赶紧捂住耳朵,但还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而笑面青江已经习惯了这种程度的音量,他眉头轻蹙,思考几秒,笑道:“是,因为昨晚鹤丸先生购买了来自博多的有效情报就是今天会有其他本丸的鹤丸先生过来,于是……” 
  双恨恨道:“早晚有一天让博多把情报局给我关了!” 
  还不等阿兰问清楚情况,门外突然传来了礼花爆开的声音。 
  “啪-啪-啪-” 
  众人循声望去,背光中,一道修长的身影背靠在门边。 
  “丢下我一个人独♂享贵客实在是太狡猾了,主上。我鹤丸国永,这次可不会轻易原♂谅您哦~”

        哎呀,本来以为可以很快写到白鹤的出场的,结果……没关系……下章再见!——来自蠢作者。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