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刀男二三事 22

好久没有出现的设定——1.时之政府开展活动时审神者会根据其给的坐标去往目的地。2.本丸的时空转换器用来出阵和远征,本丸的大门用于平时会客以及参加时之政府活动。3.本丸的大门相当于本丸的一个结界,只能从内打开,打开门就是打开结界,这时外来人员方可进入本丸。

文章目录汇总←戳这里

正文↓

     阿兰收到了来自时之政府的紧急通知,是狐之助亲自送过来的。

    “审神者大人!这是来自政府的紧急会议通知!但凡是本丸中有三日月宗近的审神者,必须在今天下午三点前带上自己的三日月宗近在时之政府指定的地点集合。请审神者大人务必重视并按时参加!”狐之助大大的眼睛盯着阿兰,尾巴不停摇摆。

    也许是错觉,阿兰莫名觉得今天这只狐之助脸上的花纹如此诡异。但本来这张狐狸脸也不是多正常,阿兰权当自己是最近闲的没事干想太多。

    “好的,我会准时参加的,谢谢你狐之助。”

    狐之助歪歪头看她,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道谢,但它什么也没做,很快带着回信离开。

    ……

    “三日月。”

    三日月放下茶杯,循声看去,“喔喔,是长谷部君。怎么了?”

    “政府发下了紧急会议通知,要求凡是有三日月宗近的审神者必须带着自己的三日月宗近前去参加会议,会议时间是下午三点。主上知道你速度慢,特地让我提前来通知你。”

    “……必须要三日月宗近参加的会议吗?总感觉不大好,三日月,一切小心。”莺丸提醒。

    撑着膝盖站起身,三日月捶了捶自己的后背,“哈哈哈,坐的太久了,骨头都有点松散了呢。终于到老人家派上用场了吗,甚好甚好。”

    此时此刻,安土城,距离远征结束还剩下6小时。

    “诶!?为什么恶龙会把王子抓走!?不应该是抓走公主吗?”爱染怪叫。

    “就是就是,鹤丸你不按套路来!”太鼓钟率先扑到鹤丸身上。

    短刀们一拥而上,把鹤丸团团围住。

    鹤丸笑得活脱脱像个无赖,他竖起食指晃了晃,“人生需要充满惊喜,不然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的话就太无趣了。”

    “……真是有鹤丸先生的风格呢……”

    “那么那么,后来呢?王子被恶龙抓走了,谁去救他呀?”

    “公主吗?”

    “诶……公主弱不禁风的能打败恶龙吗?还是说这个公主是极化过的?”

    鹤丸还是摇摇头,“不是喔,公主没有极化。但是呢,这个公主从小就是个武术高手,所以她带上了自己的宝剑,怀揣着坚定的信念,前往恶鬼岛去救王子。”

    “哇——这个公主好厉害,她能救出王子吗?”

    鹤丸拉长了调子,“谁知道呢?”

    “诶,鹤丸先生坏心眼!”

    “就是就是,快点说啦,公主救出王子了吗?”

    ……

    鹤丸任他们摇自己,就是不为所动,“嗯嗯,吊胃口也能给人带来惊吓的体验呢。那结局是什么呢,还是等远征之后再告诉你们!现在还是认真完成任务怎样?“

    “诶……明明主上安排远征就是要鹤丸先生带我们出来玩的嘛。”

    “哇哇,就算搬出主上我也不会认输哦~哈哈哈,是不是被吓到了?我鹤姥爷可是本丸里的资深老刀了,说是爱刀也不为过。主上怎么舍得因为这点小事就惩罚我呢?”

    “说的好像每天都要因为恶作剧被主上赏个大红包的人不是鹤丸先生一样呢~”

    “就是就是,鹤丸先生以外的厚脸皮呢,这方面一直在刷新下限呢。”

    “喂喂喂,这就很过分了啊……”

    ……

    下午三点整,阿兰带着三日月准时抵达会场。

    放眼过去,除了审神者,清一色的三日月宗近。

    非洲婶婶看到了大概要崩溃。如果不是时之政府说明这是专属三日月宗近的会议,阿兰会以为这里是5-4三日月宗近的秘密根据地。

    “真是壮观啊,这么多三日月宗近聚集在一起。爷爷说我要不要在你身上做个记号,要不然你迷路了我可就很难认得出你了。”阿兰认真地开始思考这件事。

    “是是,我会跟紧主上的所以不用担心会迷路哦,而且连自己的刀剑都认不出来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三日月笑着调侃她。

    阿兰一脸吃惊,“爷爷你认真的吗?不行的不行的,虽然有灵力但我只是个肤浅的凡人啊,没有办法像你们一样通过灵力来区分伙伴哦。”

    三日月朗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主上你可一点也不肤浅,是个很了不起的审神者了呢。”

    阿兰很感谢他的夸奖,但是,“爷爷我拜托你不要笑出声了。整个会场现在都是三日月宗近的魔性笑声,您老人家就不要在我耳边炸锅了好吗?”

    “这可是很亲切的笑声哦,不能让主上有种被长辈关爱的感觉吗?”

    “并不想要这样的错觉呢谢谢。”

    ……

    过去了十分钟了,会议仍然没有开始,也没有相关的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审神者们已经开始躁动不安。

    “怎么回事,又说是紧急会议,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有人来主持?”

    “也许是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了吧,再等等吧。”

    “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不会是有什么猫腻吧?”

    “就是啊,都已经十多分钟过去了,既然是紧急会议就不要搞这种飞机啊!”

    ……

    阿兰烦躁地用手指敲打椅背。

    “主上,冷静下来。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冷静。”

    “我也想啊,但是这群人在耳边嗡嗡嗡的,我感觉就像是被一只苍蝇飞进耳蜗里,我冷静不下来啊。”阿兰皱眉。

    三日月叹了口气,“也是呢,环境最能影响人心。”

    就这样,又过去了十分钟,主持会议的人才姗姗来迟。

    他迈着优雅的步子,从帷幕后走出,一下子将视线都聚集了在自己身上。

    “哈哈哈,各位审神者大人和三日月宗近,久等了呢。老人家有点迷路了,所以就多花费了一点时间呢,抱歉抱歉。不过,看在这张脸的份上,就原谅我如何?”这是一把三日月宗近,一把头发银白,眸中是血色新月的三日月宗近。

    会场突然陷入了极致的安静,部分审神者的惊呼声清晰可闻。

    阿兰眯起眼看着台上的白发三日月,莫名地觉得他最后的那句话十分耳熟,与检测那天遇到的三日月十分相似,但她无从确认。

    三日月轻声问道,“主上,您怎么看?”

    “且看且谨慎。除了外貌,他给我的感觉和那天把乱交给我的三日月宗近十分相似。”

    三日月没有接话,望着台上的白发三日月若有所思。

    “相信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紧急会议,对吧?事情真的很紧急,我们需要各位审神者大人的帮助。如果你们愿意配合的话就最好不过了,不过不愿意也没有关系哦。因为这是强制性参加的活动呢,抱歉抱歉。”白发三日月手持话筒,笑容和善却不真实。

    审神者们乱成一锅粥,即使是在自己的三日月宗近的安抚下也难以平静。

    “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时之政府想做什么!你们无权对我们发号施令!”

    “就是就是!”

    白发三日月眯了眯眼,随即朗声笑道:“哈哈哈,原来如此,各位还不了解现在的情况呢。是老人家疏忽了,情况是这根本就不是时之政府安排的会议,而是老人家和一些人的妄动。”

    审神者们纷纷站起身,躁动着就要离开会场。

    “开什么玩笑!”

    “搞了半天是在耍我们吗?”

    “我不奉陪了!告辞!”

    ……

    白发三日月发出愉悦却令他们毛骨悚然的笑声,不复印象中的魔性和温柔。笑声经过话筒,再由音响传出,声声入耳,坚定了审神者们想要尽快离开的念头。

    “呵呵,抱歉抱歉。各位审神者大人,你们已经无路可走了呢?”

    第一个想要离开的审神者打开会议室的门,入目尽是散发着杀气的时间溯行军,令人不寒而栗。

    他下意识地回过身,只见大量的时间溯行军从帷幕后涌出,直到将所有的审神者和三日月宗近团团包围。

    白发三日月捋了捋自己左侧略长的发,柔声道:“我的友军们脾气可不太好呢,所以各位审神者大人请务必配合哦,不然伤着了就不好了。”

    阿兰和三日月始终坐观事态发展,不如说自从阿兰怀疑白发三日月的身份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与其徒劳的反抗不如韬光养晦。

    ……

    安土城,距离远征任务结束还剩下5小时。

    ……

    阿兰的本丸中。

    粟田口的刀剑这几天为了照顾新来的乱藤四郎,并没有太多人被安排出阵和远征。今天,没有任务的人也在陪着乱一起玩耍。

    “乱,你看你看,这个时尚周刊是今天刚送来的哦!乱最喜欢可爱的东西对吧,可以让主上帮忙订购哦!”鲶尾笑着将杂志摊开在乱的面前。

    而今天的乱似乎有点心不在焉,鲶尾喊了他几声他也没有应。

    “乱!你怎么了?”害怕他是在想一些过去的不好的事情,鲶尾赶紧摇摇他想让他回过神来。

    乱惊醒,干笑着摸摸头,“啊……抱歉,我有点发呆了。刚刚说到哪儿了?”

    平野担心地看着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回房间休息一下?”

    乱赶紧摆摆手,声音有点紧张,“不用的!我很好哦!只是想着,你们天天这样陪着我,我有点自责呢,明明你们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

    一期温柔地摸摸他的头,“乱,只要能够这样,兄弟们一直在一起就是最令人高兴的事情哦。”

    “就是,打起精神来啊乱!我们一起去创造更美好的回忆吧!”

    “乱哥哥,不要难过,我们陪着你一点也不无聊!”

    “很开心的!打起精神来,动物可以温暖人心,抱抱我这只小狐狸你能很快地高兴起来哦。”鸣狐的小狐狸跳进乱的怀里。

    乱却更加开心不起来的样子,他抱紧小狐狸,眼中渐渐溢满泪水。

    兄弟们瞬间慌乱起来。

    “乱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和我们说呀!”

    “是啊,你别哭啦,我们一起解决问题好不好。”

    “没有我们粟田口不能解决的问题!”

    乱摇摇头,眼泪流了下来,有些许打湿了小狐狸的皮毛。他将狐狸塞回鸣狐的怀里,咬咬牙快步跑出房间。

    “乱!”

    兄弟们赶紧追出去,尾随他一直到本丸的玄关。

    乱停在门前,手放在门把上,低垂着头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见到眼泪落入地面形成水珠。

    “乱哥哥,你怎么了?”五虎退快要哭出声音。

    “乱,你要去哪里?”药研急道。

    乱抬起头,满满都是愧疚,“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乱?冷静一点,慢慢说好吗?”一期试图说服他让他冷静下来。

    乱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颤声道:“这个本丸的兄弟们对我很好,审神者大人也很好,总是处处考虑刀剑的感受……本丸的其他人也很和善,大家都很好……”

    粟田口们完全不能理解他说的这番话背后的意味。

    乱吸了一口气,咬唇直到唇肉泛白才松口,嘶声力竭:“这个本丸真的很好!但是对不起,我果然还是不想让一期尼消失!不想让我的兄弟们消失!所以……所以……真的对不起!”

    一期的心里逐渐涌上一阵不好的预感,“退!快点去通知本丸的大家紧急戒备!”

    五虎退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闻声赶紧离开。

    当一期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乱转动门把,露出在门外等候多时的时间溯行军。

    “对不起!对不起,但他们和我保证过的,他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当第一个时间溯行军一脚迈进这个本丸的时候,一期明显感觉到一阵寒意。

    与此同时,五虎退摇响了号召本丸所有刀剑男士的铃铛。

    ……

    此时此刻,安土城。

    鹤丸心头一跳,他停下脚步,但那种感觉转瞬即逝。

    “鹤丸你怎么了?脸色很不好哦。”太鼓钟担心地看着鹤丸。

    闻言,其余的队员也停下脚步,看向鹤丸。

    鹤丸伸手摸摸自己的脸,一片冰凉,心中总有一股寒意升起。

    总有种不妙的感觉,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带领着队伍继续前行。

    “没事没事,是我突然之间觉得有点冷而已,快点将任务完成,早早回去吧。”

    见他这样说,其余人也就没有再深究。

    鹤丸收起嬉笑的神色,神色凝重,他捏紧手里的远征召唤鸽。

    但愿是错觉。

是的,没错,开始搞事情了。是刀还是糖一看便知,大过年的搞事情莫名的带感呢,各位新春愉快!——来自蠢作者。

评论 ( 9 )
热度 ( 49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