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安清的太阳花物语 下

文章目录汇总←戳这里

安清的太阳花物语 上←戳这里

    “所以!我们以后就不要做朋友了!你觉得怎么样?”清光一口气吼出来,紧张地看着安定。

    不怎么样啊!做不成夫夫连兄弟都不做了!?安定差点就要吼出声,他又吃了口冰淇淋,给自己找点底气,深吸一口凉气后,他握住清光的手。

    “恕我直言清光,你这个提议糟糕透了。虽然早就想过不再和清光你维持朋友的关系,但亲耳听到我还是很难过啊。”安定愤怒地又咬了口冰淇淋。

    躲在广告牌后的一干好友无奈扶额。

    根本就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你们快打住啊!

    清光的助受团:鹤丸国永,笑面青江,堀川国广。

    安定的助攻团:和泉守兼定,陆奥守吉行。

    事情是怎样的呢?事情是这样的。

    清光想着今天的游乐园之行怎么也要把安定拿下,所以给有主意有思想的小伙伴们打了个电话,让他们见机行事,随时提供时间场地机会。

    安定想着,要是清光一个‘我不听我不听’地就跑了,他一个人怕追不上,打个电话叫上几个平时跑的比较快小伙伴,如果清光跑了就大家拦路包抄。

    和泉守撸起袖子就要冲出去骂醒这两个傻瓜。

    堀川赶紧拉住他,眼神示意他不要冲动。

    后者咂舌一声。

    “……安定你的意思是要和我绝交吗?”清光问他。

    安定把冰淇淋收回来,摇头急道:“不!只有清光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要一直想要留在身边的人!清光,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你说!可以请你不要打断我,认真听我说完吗?”

    清光不由得站直了身,心跳逐渐加速。

    “其实,在很久以前,我们还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很在意清光你的事情!如果清光被欺负我就会很生气,如果清光很伤心,我也高兴不起来……”他突然停下来,吃了口冰淇淋。

    清光也默默地吃了口冰淇淋,试图借此冷静。然而短暂的清凉过后,脸颊也开始火热起来,围巾遮住的,后颈的花纹也隐隐发热。

    不知是因为中午太阳太大,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通过缝隙偷瞄的堀川和青江扶额。

    拜托了,你们俩放过那两根冰淇淋可以吗!它们已经快要融化了啊!好好地把隐藏了十多年的情感一次性讲出来不行吗!他们看得很着急啊!

    安定舒了口气,继续道:“我以为,我把清光当做我最重要的朋友,仅此而已。但是,中学的时候,有一次你和我说你放学有事不和我一起回家,我看到了,看到班级里的女生和清光你告白了。”

    清光眉毛一跳,张口想说什么最后又默默闭上。

    “我从那时候就明白了,我根本就不只是单纯的想做清光的朋友而已!清光!听我说!”

    “是!”清光很紧张。

    “你站过来一点,我想给你看个宝物。”安定突然笑的很温柔。

    清光慢慢挪过去,安定将手里的冰淇淋递给他,手解下围巾,转过身,将已经藏了很多年的花纹呈现在清光的面前。

    “是这两朵花鼓励着我这么多年过来的,只要它们一天没有掉色我就知道清光还没有喜欢的人。”

    两朵娇小的太阳花依偎在一起,一蓝一红,花瓣微绽似乎就要盛开。

    清光完全傻眼,如果不是安定的冰淇淋还在他手上散发着温度,他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和自己后颈上的太阳花一模一样,清光确定自己不是自作多情,但他忽然就感到莫名的憋屈。

    这到底是浪费了多少年啊!原来自己喜欢的人也一直喜欢着自己,难怪这花越来越艳就从来没有掉过色号,清光懊恼自己没能早点察觉,白白浪费了大好光阴,平白担心这么多年。

    广告牌后的众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安定转回身重新围上围巾,双颊浮上粉色,“欸哆……清光,你怎么想的?”

    清光真是被他们两个人蠢到没有了脾气,他也转过身,道:“这个先不提,呐,安定。我觉得有点热,可以帮我解开围巾吗?”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总之顺着就对了。安定走到清光的背后,伸出手帮他解开围巾。

    清光感到安定的呼吸拂过自己的颈,他不由地僵住了,心跳如鼓。

    安定拿下围巾,视线被清光后颈上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花纹吓到,手停在花叶上,说不出话来。

    清光能感到安定的手,这让他更加紧张,耳根子已经泛红。

    “安定你怎么了?”

    安定忽然就湿了眼眶,他从背后抱住清光,哭笑不得。

    “谢谢,清光。我喜欢你。”

    “……哦,那你说说,你喜欢清光大人我哪里?”清光抑制不住地嘴角上扬,但还不愿意那么快妥协。

    “嗯……清光的一切我都喜欢哦,一直都喜欢。”

    ……冰淇淋融化了,如果不是他们刚才大口大口地咬了好几口,现在怕是要流了清光一手。但手中的微凉无法降下这两人之间火热的氛围,清光不想承认,但他现在真的是想笑又憋着的别扭表情。

    “妈妈妈妈,那两个大哥哥在做什么?”一个小女孩从新的公车下来,好奇地看着他们。

    她妈妈对清光他们点点头,拉着小女孩走远,“那两个哥哥呀,他们在玩‘爱我你就抱抱我’的游戏呀?你爱不爱妈妈?”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一把抱住她妈妈的腰,“爱妈妈!”

    乘客陆陆续续从公车上下车,清光脸皮薄,趁着他还没有生气,安定赶紧把他往游乐园里面带。

    ……

    买好门票,刚刚互通心意的两只并肩无言地向前走。

    “清光。”安定叫他。

    “……怎么了?”清光没怎么好意思看安定,眼神始终飘忽不定。

    清光真是好可爱啊,安定这么想着,手伸出去握住清光的手。

    “因为游乐园人太多了,不想和清光走散呢,可以握住你的手吗?”

    “你都已经握了才问我会不会太没诚意了?”

    “那清光要我松开吗?”

    “……不行,再握紧点!”

    “是,清光大人。”

    ……

    鹤丸国永一行人在后面跟着,这下子是放心了。

    “总算是在一起了!真慢!”

    “兼桑说得对,加州先生和大和守先生能折腾这么多年也是很了不起了。”

    “huhuhu,没有我可以出场的机会呢。”

    “哈哈哈,这样就好了。咱们散了吧,任务也完成了。”

    “陆奥守,这你就不懂了!他们刚刚确认关系,怎么可以缺少惊喜呢,这样也可以加深感情嘛!”

    “鹤丸先生有什么建议吗?”

    “那是,我可是做过详细的研究的!不能辜负加州对我的信任啊!我们这样……”

    ……

    安定拉着清光的手,视线一直不从他的侧脸移开。

    “……你还要看多久,不腻吗?”清光忍不住了,走了十多分钟了,安定的视线让他静不下心来。

    “诶……清光大人这么可爱,让我多看一会儿也没关系吧?不然,给你看回来也可以哟?”

    ……到底是从哪里学的啊啊啊!根本无法反驳!清光捂脸,随他去了。

    突然,一只巨大的熊宝宝出现在他们面前,伸出手递给了安定两个心形气球。

    “诶,这个要给我们的吗?”清光有点惊讶。

    熊宝宝点点头,大手一伸把这两人挨得更近点,开心地给他们鼓掌,然后撒欢一样的跑开。

    “真是可爱的熊宝宝呢,清光,这个给你。”安定将红色的气球递给清光,他知道清光最喜欢红色。

    清光接过气球,发现里面有着一张纸片,写着祝安清99——你们的好朋友。

    ……是清安!清安!清光一边高兴收到祝福一边暗搓搓纠正他们错误的语法。

    而安定的气球里,写着进鬼屋——和泉守。

    好朋友的助攻来了!安定拉着清光就往鬼屋的方向走。

    到了鬼屋前,清光的脚突然就挪不动了,他侧头看着不知为何兴高采烈的安定,迟疑道:“安定……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如果换做平时,安定肯定不会勉强清光进去,但今天不一样,既然和泉守特意通知,那肯定是做好了万全准备。想着要和清光加深感情,让彼此之间都对新的关系有更深的认知,安定说什么也要走这一遭。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对鬼屋很感兴趣,大概是因为知道清光也喜欢我,所以有点得意忘形呢。不行吗?”安定微微垂下头,似乎有点失望。

    清光立刻咬牙同意,“没有!完全没有问题,走吧!”拉着安定就往里走。

    刚进去没多久,清光就后悔了。

    他后悔把气球给带进来了,这俩玩意儿在头顶飘啊飘的这让他感觉十分不妙,不由自主地就往安定那边靠了过去。

    安定松开牵着的手,顺势将清光揽住,心里暗暗给小伙伴点赞。

    “安定,我们……走快点好吗?”又走了一小段,清光忍不住了。

    “可以唷,那我们快走吧。”是的,安定刚才在某只尸体身上看到了陆奥守吉行的字。

    ‘神社!去神社!’

    堀川拿着一把道具刀,满身血迹从两人背后跟上,举起刀,“纳命来——”

    清光一跳,拉着安定撒丫子跑起来。

    速度之快,堀川还没来得及扑到他身上,就‘啪叽’趴到地上。

    “加州先生,速度意外的快呢。兼桑,扶我一下,我有点起不来。”番茄酱太多黏在地板上了。

    一旁的‘尸体’赶紧起身,扶起堀川,“国广!你坚持住啊!”

    还没来得及吓安清两人的木乃伊鹤丸一脸遗憾,“诶,那么快就走啦,我还没有出场呢……嘛,那我就去为下一个惊吓做准备吧!鹤丸国永,走起!”

    清光一口气跑到鬼屋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直不起腰来。

    安定担心地看着他,“清光,你没事吧?”

    清光喘了一会儿,回头泪眼汪汪的,瘪瘪嘴道:“安定,我们以后不来鬼屋了好不好。”

    可爱!

    心脏被箭射中,安定一脸满足地答应了这个请求。

    安定虽然想按照计划中的去神社那边,但谁能告诉他这倘大的游乐园里,他们要上哪里找神社?不,重要的是为什么游乐园里会有神社!?

    两人找了一个座椅,坐下来稍作休息。

    “呐,安定,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今天才说?”清光气鼓鼓地看着他,手撑住下巴,鲜红的蔻丹衬出如如玉肌肤。

    安定抬头看看天,闭上眼睛像是在怀念,“是啊,为什么呢。因为我以为清光一直把我当成普通朋友啊,害怕一旦说破就不能再继续联系了,这对我来说是很恐怖的事情呢,因为清光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清光收回视线,“这样啊。”他们想的一样。

    “清光?你们也到游乐园来玩了啊?”青江自然从一旁经过,见到他们便停下脚步。

    清光心想这是我打电话求助的神助攻啊!他站起身,“是啊,笑面你也来游乐园是和谁一起吗?”

    青江摇摇头,视线在这两人之间来回,“我在神社有一份兼职,今天是来做兼职的,要一起到神社去看看吗?有姻缘符出售哦?”

    安定立马站起身,拉起清光的手,“那么,就麻烦笑面先生带路了,清光他脸色有点不好,去神社也许能清净身心呢。”

    青江食指点唇,笑道:“当然可以了。”他就是为了这两个找不到路的傻瓜来的啊。

    于是清光毫无防备地被这两个人给带到了神社。

    神社并不显眼,在游乐场很靠后的位置,与娱乐设施和群众完全隔开,但前去参拜的人并不少,清光等人排队排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轮到他们抽签。

    穿着绿色狩衣的高大男子将他们抽到的签看了看,温和地笑道:“签上说,两位是天赐的良缘呢,祝福你们。”

    清光一脸高兴地接回签,拉着笑得一脸宠溺的安定去参拜。

    青江戳戳神官,促狭道:“神官大人,这是早就想好了说辞吗?说的不错。”

    神官石切丸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诶?他们就是加州先生和大和守先生吗?”

    “……原来你不知道的吗?”

    “是,因为你没说所以我不知道,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参拜者,原来就是他们啊。不过,签上是真的那么说的唷,我没有用上早就准备好的台词呢。”

    “诶……真是幸运的家伙。”

    ……

    清光和安定参拜完后已经不见青江的身影,也没有多想,手牵着手又开始了散步模式。

    像这样,不松也不紧地牵着,既不会有束缚感也不会轻易地分开,如他们平时一样,却又大大的不同。

    “噗。”清光走着走着突然笑出声。

    “清光?”

    “啊,安定,你说我们像这样不说话牵着手慢慢走,是不是很像那些老爷爷老奶奶?”

    安定停下来,看着清光的后颈,笑道:“嗯,等我们老了以后也这样牵着手慢慢散步,我记住了。”

    “我没有在说这个事情啦!不过,安定要是想这么做的话,我就勉强同意好了。”清光甩甩手,眯着眼睛笑了。

    “呐,清光,花开了唷,一蓝一红的那两朵。”

    “刚刚参拜的时候就开了唷,因为是太阳花,所以越接近午时,开得越好。不过话说回来,安定你要是真近视就快去配眼镜啊,不然老了怎么办?”

    “我近视,是为了等我老了也可以看清楚清光嘛,到那时候,我就是清光的风向标咯。”

    “……我肚子饿了,笨蛋安定。”

    两人又排了个长队去吃了一顿奢侈的晚餐,从餐厅出来已经是晚上,整个游乐园都开了五彩的灯,闪着耀眼的光。

    安定想着刚才伪装成服务员的陆奥守手中得到的要前往摩天轮的指令。

    “呐,清光,要不要一起去做摩天轮?”安定问。

    “诶,为什么我们两个大男人要去做摩天轮不可呢?吃饱了就回去了,都那么晚了。”清光佯装不同意。

    清光心里很想同意这个少女心的做法,但是他向来是个不会轻易妥协的人。

    对于他的这一点,安定是向来不会质疑的。

    “可是,今天是我跟清光表白的第一天,听说和喜欢的人一起做摩天轮的话就能永远幸福,所以我想和清光一起去坐摩天轮,不可以吗?”安定无辜地眨眨眼。

    清光脸红了,心里很受用,“那好吧,既然安定都这么说了,那我就陪你一下下好了。”

    “谢谢,清光大人!”安定飞快地在清光的侧脸亲了一下,拉着他的手快速穿越人群往摩天轮的方向前进。

    清光捂着自己的脸,满脑子的——他亲我了亲我了亲我了,好高兴好兴奋好想笑。

    安定则是——怎么办清光会讨厌吗会吗会吗会吗,他没有反手一巴掌,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他们去到那里,刚好可以上最后一个轮。

    看着目标已经上轮,鹤丸冲工作人员比了个手势,飞快地走开。

    安定和清光登上摩天轮,纵览整个游乐园的风景【请自行脑补,描写无能】。

    清光将脸贴近窗,眼里闪着和星星一样闪耀的光。

    安定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为何就已经感到非常满足。

    当他们到了最高处的时候,摩天轮突然停了下来,而整个游乐园也暗了下来。

    清光心惊胆跳地离开窗边,自发地寻找安定,“安定!”

    安定也顺势将他抱在怀里,蓄势待发。

    “没事的,清光,应该只是停电而已。”

    突然,天边亮光一闪,明亮的烟花炸开,形成艳丽的风景。

    然后,一个奇怪的烟花出现了。

    安定和清光都十分肯定那个烟花是在说他们,但是那个图案真的莫名诡异。

    后面的烟花也不断地在重复这个内容,整个游乐园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目光。

    过了一小会儿后,清光认出烟花上的安定正在跪搓衣板,而他则在旁边拿着一个锅铲双手叉腰气势汹汹。

    他们都陷入了沉默,因为都看出了这个内容。

    清光心情复杂地开口问道,“呐,安定。这个烟花,是你安排的吗?”

    安定态度坚定,正色道:“……绝对不是,我发誓。”

    岂可修,损友啊,像他这样未来的三好丈夫根本就不会有跪搓衣板的机会好吗!

    清光突然笑出声,“哈哈哈,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嘛,真是不错的节目,我很喜欢。”

    摩天轮恢复了运作,游乐园也恢复了光亮,而这个特别的烟花,也在网络上传播开来。

    两人坐在一起,一同看着窗外的风景。

    “呐,清光你知道吗?”

    “什么?”

    “以前其实有很多女生喜欢你,她们都来拜托我帮她们传达,或是转交情书,但我一次也没有说过,情书也都被我偷偷藏起来了。那时候我正在学刀法,每天都在想怎么把她们首落死。是不是很卑鄙?”

    “……你别这么说,其实我和你一样,我也藏有女生写给你的情书。”

    “清光……哈哈,清光大人也会做这种事情吗?”

    “闭嘴啦!不听不听,安定念经!”

    “清光,我喜欢你。”

    “……都说闭嘴啦。”

    “清光,我喜欢你,永远都喜欢你。”

    “……”

    “清光?”

    “笨蛋安定,我也喜欢你。”

    以后也请继续这样待在我的身边。

最近肝的情况不是很好(74的锅),身体有点虚,更新开始飘摇不定请见谅。——来自蠢作者。

评论 ( 26 )
热度 ( 47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