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刀男二三事 25

文章目录汇总←戳这里

    寡不敌众,阿兰等人挑战白发三日月是必然的失败。

    被众多溯行军以叠罗汉的方式压着,纵使阿兰有万分力气现在也难以挣开。而另外两名审神者以及他们的三日月宗近则被溯行军强行带走。

    左袖被短刀刺破,伤口溢出的鲜血濡湿华服,三日月将刀归鞘,轻笑,“不错的刀法,甚好甚好。嗯,既然已经做过努力了,阿鹤应该不会责怪老人家了。那么,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阿兰的心咯噔一下,道:“爷爷!?先说好了除了你和我一起回去这个决定其他的选项我一概不同意!你是我的刀你必须听从我的命令!”

    “哈哈哈,主上的反对在我意料之中呢。不过这次可不能听主上的,毕竟,现下的状况并不允许你我二人全身而退。我答应了阿鹤要等他回来,既然我无法达成,就拜托主上替我将这份歉意传达了。”三日月说着这番话,无悲无喜,仿佛不过是讨论日常的早晚饭话题。

    阿兰握紧双拳,用力锤击地板,地面被砸出大坑,“不行!我说这不行!你疯了吗?就算我一个人回去了又怎么样!?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要是看不见你这一振,他会疯掉的!”

    “主上,鹤丸国永与三日月宗近都是存在了千年的刀剑。我们经历过岁月漫长的洗礼,看过无数的生离和死别,接触过许多的人和事。有形之物终有消散的一天,我亦是如此,只不过我的那一天恰恰是今天罢了。”

    阿兰沉默。 

    三日月转身面对白发三日月,道:“这是第一次见面呢。”

    白发三日月微微颔首,笑道:“啊,正式见面的话的确是第一次。之前就和你的鹤丸国永说过的,总有一天我们还会见面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缘分呢。啊,我有个请求,希望你可以答应,就当做是老人家的遗愿吧,哈哈哈。”三日月的手握住本体。

    溯行军立马进入了戒备状态,白发三日月的视线掠过他的手,“如果是把本体留下来的话,恕我不能答应,灵力都在本体中呢。嘛,一旦合成也不会有任何东西留下就是了。”

    “说的也是,那我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遗愿了,便如此吧。”三日月转过身,视线对上趴在地上狠狠地瞪着他的阿兰,“主上,虽然不合格,但对本丸的大家来说你是十分不错的审神者。一直以来,承蒙关照。”他走几步蹲下身,轻轻揉了揉阿兰的头。

    “也请您,一如既往地宠坏他们吧。”语罢,他站起身,率先走出门外。

    他的审神者一言不发,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在众多溯行军的包围和带领下,三日月的身姿依旧挺拔,他的步伐稳健,从容淡定,一步步地就这样离开阿兰的视线,这一幕她铭记于心。这一振三日月宗近将是她本丸中仅此一振,独一无二的三日月宗近。

    不再是其他。

    白发三日月也随着离开了房间,留下被钳制的阿兰和负责钳制的溯行军。倘大的空间里,自被带到这里来阿兰难得的平静。她的心就像是被放进了冰箱的保鲜层,微凉却不刺痛。她以为自己会疯狂地大喊大叫,她以为自己会痛哭流涕,但她没有。她应该奴于三日月的擅作主张,她应该讶于自己的平静,但她没有。

    心如止水,如此而已。

    ……

    双的本丸

    “非常感谢您,审神者大人。”作为初始刀,清光郑重地给隔壁本丸的双鞠了个躬。

    双得知了他们的状况,将他们暂时收留在自己的本丸里,并给受伤的刀剑进行手入。闻言,她手不住地捋自己的双马尾,低声道:“不用感谢,举手之劳而已。之前你们遇难,我没有出手相助,实在是不好意思。”

    “那种情况,保全自己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审神者大人无需挂怀。您愿意帮助重伤的同伴手入,这已经让我们十分感激了。”鹤丸双手环胸站在手入室门边,面色平静。

    双却突然低下头,肩膀一颤一颤。

    躺在她旁边的髭切明显看到她咬唇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哦呀,审神者大人你怎么了?女孩子不要哭,不然会不可爱唷。”

    双猛地抬起头,大声地哭了出来。

    她的分贝本就不低,这一嚎差点将在场所有刀剑的耳膜穿破。

    离她距离最近的髭切所受到的荼毒最深,他一手捂住一只耳朵,另一只手捂住双的嘴。

    “这么大声可不好哦,小姑娘还是冷静一点吧。大家都因为你的哭声很困扰,所以,冷静下来如何?”

    双瘪瘪嘴,渐渐平静下来。她的手不自觉地开始捋自己的双马尾,“你们应该注意到了,我的本丸里一个付丧神都没有。也是这个原因,我才没能去帮助你们。”

    “刚才就很在意了,就算其他人都有工作安排,您的近侍呢?”

    双握住自己的马尾,“我的本丸的每一个付丧神,都不是他们自己而是三日月宗近这把刀的分灵。我之前也不知道,昨天他才告诉我。因为原本的审神者的原因,他在战场上重伤,濒临碎刀。其他一些也在那个战场上碎刀的付丧神残留聚集起来给他提供了灵力,寄宿在他的本体里使他恢复了完好的状态。但也因此,他暗堕了。我接手这个本丸的时候,这个本丸已经有了很多的付丧神了,而后来也没有再得到过新的刀剑,我起初以为是自己脸黑,现在想想那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将这个本丸控制了。这个本丸的每一个付丧神,都是他用自己身体里的不同刀剑的残灵唤醒的,之前的那个审神者被用尽了灵力后就被他们杀了。至于他是如何保持不暗堕的姿态的,他没说我也不清楚。昨天他将本丸里的刀剑都合成了,如果不是本丸还在,我的灵力估计也……”

    “审神者大人的意思是说……这一切,是你本丸的三日月宗近在操控吗?”清光不可置信。

    “是。我无法通知任何人,甚至连本丸都出不去。有三日月宗近的审神者都被他骗去开所谓的会议,他们的本丸也许也和你们的本丸一样已经不复存在了吧。”双这么说着,流下眼泪。

    “那,审神者和三日月宗近会怎么样?他这么做是为了推翻时之政府吗?”提及三日月,鹤丸心底的戾气开始不受控制。

    “对,推翻时之政府,放任溯行军改变历史的行为,是他和溯行军自己之间的协议。至于审神者和三日月宗近,审神者的灵力会被他们索取,然后强行送回现世。至于三日月宗近……”她止了声,忐忑地对上鹤丸的视线。

    鹤丸走进手入室,握住本体的手因为用力而发白,“你说,三日月会怎么样?”

    双低下头,不敢直视他逼人的视线,直到空气中充满了死寂,她才艰难地发声。

    “全部合成。”

    ……

    某空间内

    过了没有多久,白发三日月才重返这个房间,对于阿兰的平静,他似乎早有预料。

    “自万屋那次,这是第一次见面呢,单凭这张脸审神者大人应该对我还有印象吧?哈哈哈。”

    阿兰皱眉,在溯行军松开对自己的钳制后她站了起来,“你是觉得自己的面子很大吗?总是提起你那张脸做什么,很抱歉我现在看到你就会有点想吐。还有就是,三日月已经不在了,那我可以走了吗?”

    白发三日月轻笑,“甚好甚好,对于您我一直都是欣赏的。那么我给您一个选择的机会吧,您是要回现世呢?还是,回到您的本丸呢?”

    “我要回我的本丸,我的刀还在等我。”阿兰毫不犹豫。

    眯了眯眼,白发三日月递给阿兰一个传送器,“一路顺风。”

    按下传送按钮之前,阿兰顿了一下,道:“他还说了什么吗?”

    白发三日月右手作拳敲打左手手心,“哦呀,年纪大了果然不记事呢,哈哈哈。他的话,他说‘差点忘了这个,可以麻烦交给主上带给鹤丸吗’,看。”

    他从宽大的袖管拿出一个御守,御守是纯白作底,金线镶边,上有‘鹤丸’二字。

    阿兰伸出手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抖,将御守接过小心翼翼地握在手心,她微微闭目,按下传送按钮。

    白发三日月在她消失后,静立了半晌,冷声道:“那么诸君,开始了。”

    ……

    阿兰的本丸废墟

    手里的传送器掉落在地,阿兰双唇颤抖发不出声音,眼泪却源源不断地落下在地面砸出一个个小洞。

    一步,又一步,她走进还勉强算得上是门的门,回到了不过是几小时就已经面目全非的本丸。

    “长谷部?”

    “姥爷你再不出来我就揍你了……”

    “麻麻,一期尼……”

    将空荡的本丸走了一圈后,她双腿发软登时跪倒在地,泣不成声,泪如雨下。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呼吸困难,眼眶干涩疼痛,她才止住。

    抬眼望去,平时盛开的万樱全部凋谢,现在已经是枯木。

    “就算是碎刀,也会留下碎片。我会找到你们,只要我们大家还在一起,那就是我们的本丸!”

    撑着膝盖站起身,阿兰将御守放进口袋,徒手开始搬开废墟。

    书房,饭厅,手合场,手入室,厨房,都没有。

    三条部屋,粟田口部屋,左文字部屋,伊达部屋,三枪部屋……也没有。

    最后,她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封起来的刀解室找到了她的刀剑。

    “一期尼,小贞,退退,今剑……原来你们在这儿啊,我找很久了……你们等一下,我去找个东西……”她说完,飞奔着跑到了马厩。

    马厩的马已经不知所踪,万幸还有平时装着草料的箩筐,将草料倒光,她又跑回到了刀解室。

    珍视地,轻轻地将一刃又一刃放进筐里,看着他们残破的刀身,阿兰的眼眶再一次红了。

    背起箩筐,阿兰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她踏出脚步,直到走到双本丸门前。

    听到敲门声,双前来开门。

    打开门的一瞬间,双无法认出这个人是阿兰,因为对方头发散乱,浑身脏兮兮,背着箩筐就像一个刚从矿山挖煤回来的矿工。还是清光前来看情况,才认出了自己的审神者。

    “主上!?主上是你吗!?”清光激动地上前握住她的手。

    阿兰呆呆地看着清光,唇微动着就是无法说出一句话。她有点害怕,如果这是梦,她说话了是不是就会醒?

    听闻门口的动静,短刀们也过来看情况。秋田、前田看到阿兰,心里的委屈顿时就涌了上来,一拥而上,紧紧地将自己埋进阿兰怀里,爱染没有抱住她,只是站在一旁瘪嘴垂下头。而乱,站在远处不敢接近。

    阿兰回抱住他们,心里百感交集,却流不出眼泪。她一瞬间想要感谢许多人,许多事,但她同时也恨,恨许多人,许多事。

    “没事了……没事了……我回来了,只要大家还在,本丸就还在。”她看看哭泣的三短,又抬起头看向同样眼眶湿润的清光,既庆幸又难过。

    一行人走到手入室,阿兰看到了手入完正在休息的人。

    “阿尼甲,太爷爷,姥爷,被被,俱利酱……你们也没事真是太好了……伤怎么样了?还好吗,还需要手入吗?”阿兰进入手入室。

    “主上?”

    “哦呀,主上回来了,那是不是就证明我们可以去为弟弟丸他们报仇了?”

    “对不起,都怪我是仿品……”

    阿兰走山姥切的旁边,想伸手摸摸他的头又怕自己的手弄脏他的被单,收回手,她轻声道:“被被做的很好,我以你们为荣。”

    现在才注意到阿兰的模样,山姥切惊道:“主上,您怎么!是那群人对您做了什么吗!”

    阿兰摇摇头,放下背后的箩筐,将它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为我们本丸,守护到最后一刻的伙伴。我在刀解池的附近,找到了他们。像枪和大太刀和薙刀,因为破碎严重已经成了很多部分,其他的刀勉强还能看出刀的形状。而我,除了将他们收集起来,什么也做不了。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审神者,我没有能保护我的刀剑,”

    没有人安慰她,也无从安慰。大家陷入了沉默,看着昔日同伴的残骸,心中悲恸无以复加。

    “主上,只有你回来了吗。”鹤丸垂着头,大家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如此一说,阿兰才想起自己还欠鹤丸一个解释。她踉跄着几步到鹤丸旁边,低声,“姥爷,我口袋里有样东西,是爷爷拜托我转交给你的。我手脏,你拿吧。”

    鹤丸伸出手,探入口袋,取出了那个金线镶边的御守,半晌才道,“那他呢?”

    唇微动,阿兰闭上眼睛,“没能回来。”

虽然这几章都在虐,但这篇绝对是HE【划重点】!已经虐不下去了想赶紧把大家捞回来,下一章就让这悲伤的一切结束吧。——来自蠢作者。

评论 ( 9 )
热度 ( 38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