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刀男特化园 02

  “综上所述,既然推门进来了,那你就是我的第一名员工了!”阿诺将特化园的事项说了一遍,狐之助先是附和点头然后用力地摇头。
  阿诺肯定道:“本丸的第一把刀是初始刀,所以山姥切你就是我的初始刀啦!除了初始刀,你还是我们特化园的副园长哟!”
  狐之助:“审神者您又在说些奇怪的话了,我已经说过了这把山姥切国广是有主人的了!”
  “诶,说好的我赢了山姥切就是我的刀剑,你们要是反悔我会很生气的。”
  “请您不要无理取闹,刀剑男士是不能任意交换的!如果经查实那名审神者的确存在伤害刀剑男士的行为,那个本丸会有新的审神者接任,当然了那不会是您!而且,山姥切国广在他原来的本丸还有他的同伴,您这样为难他他很可怜的。”
  阿诺气得鼓起两颊,“你说的有道理,是我考虑不周。”她伸手,想要搭上山姥切的肩膀,被山姥切迅速地躲过后她顿时有点委屈,“山姥切不想来我的本丸吗?是因为我看起来是个坏老板吗?”
  躲开后,山姥切有点无措,他拉下被单确认脸不会被看到才说:“万分抱歉,审神者大人。请让我回到我原来的本丸,我的同伴在等我回去。”
  虽然很肉痛,但阿诺没有再强求,和狐之助一起将山姥切送回到他原本的本丸。
  来开门的是堀川国广,他见到山姥切,惊讶后急道:“兄弟,为什么你要回来?这么好的机会,如果错过的话,审神者他……”意识到阿诺和狐之助的存在,他收住声音。
  山姥切几步上前,走到堀川国广身边,几句话交代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站直,他对阿诺鞠了个躬,“万分感谢您,审神者大人,回去的路上请小心。”
  堀川国广按住山姥切不让他起来,正色:“审神者大人,可以请您收留兄弟吗?”
  阿诺眼一亮,露出笑容:“你愿意让山姥切来我的本丸?这真是太好了,我的本丸刚刚建立,连初始刀都没有呢。”
  狐之助和山姥切俱是不愿,山姥切反驳道:“兄弟,经过这次出逃,我已经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兄弟,你到底想清楚了什么?”自觉音量太高,堀川撇过头低声道:“不是说好了吗,这次出逃后就不回来了。之前的那振山姥切国广没有能够躲过已经碎刀了,而兄弟明明已经成功逃出去了,为什么又要回来?我已经受够了,不想再替每天都伤痕累累的兄弟手入了,大家都是这么想的,难道兄弟不是这样想的吗?”说完,他的眼眶微湿。
  山姥切慌了,但他还是没有妥协,他抬起的手臂无力地垂下,“我前天晚上听到他说了‘洋娃娃最近不大听话了呢,换一种娃娃吧,太郎次郎和和泉守穿着传统的和服应该很棒’这样的话,所以,我不应该逃,等审神者回来我会去请罪。”
  堀川国广咬牙,回身看向他目光锐利,“请罪……为什么要请罪?兄弟没有错,根本不需要请罪。等他回来,我会去暗杀他,就不必请罪了。”
  狐之助摇摇尾巴,“你大可以这么做,但弑主的刀剑将会被碎刀,你确定吗?”
  “啊,是。碎刀难道会比我看着兄弟被折磨还痛苦吗?如果兼桑也被这样对待的话,我忍无可忍。”
  阿诺听得一头雾水,举起手,“是,抱歉打断一下。我记得我已经让狐之助举报他了,如果时之政府的效率不是太低的话很快他就会因为他的暴虐行为被撤职处分,这位根本就没有必要让自己碎刀。还是说狐之助你根本就没有执行我的命令?”
  狐之助气的牙痒痒,“请不要小看在下的工作效率,在下已经将事情的起因经过一五一十报告给政府了!很快就会有回复的。”
  阿诺就没有再理会它的跳脚,“你们看,这个问题很好解决的。如果那个男人被撤职的话,山姥切,你愿意来我的本丸吗?我真的非常需要你。”
  山姥切再次拉下被单,没有回答她的话,脚下微动就要往后退,堀川国广拉住他,“就算是换了一个审神者,只要还是这个本丸,依兄弟的性格还是难以释怀,会在意其他同伴的目光。既然如此,兄弟,换一个主人,换一个本丸,重新开始吧。”
  阿诺点点头,“对啊,重新开始就好了嘛。我是个通情达理的老板,五险一金全勤奖年终奖分红一样都不会少,如果你想回来探亲的话,我也不会阻止你。所以,来我的本丸吧!一起打造一个我们构想的特化园,赚大钱!”
  ……这个人在说什么啊。
  最后,在堀川国广和阿诺的劝说下,山姥切最终还是同意了。狐之助的大力反对被无视,最终只能恨恨地记在心里。
  “兄弟,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就尽管回来找我吧。”堀川抱住他,在他耳边低声道:“如果这个也不行的话,我会替兄弟解决问题的。”
  “……嗯。”山姥切回抱他,很快就松开。
  狐之助见他们“其乐融融”的场面,不忿之下泼冷水道:“就算山姥切同意了您的请求,那也只是你们的一厢情愿。在他现在的主人得到处分之前,他还不是您的刀剑,您无权收留他。”
  “这有什么问题,我和山姥切的兄弟是人证,山姥切是物证,我就在这个本丸里等他回来。让他亲眼看着我带山姥切走,气死他,哼哼。”阿诺越说越是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山姥切和狐之助的反对无效,拉起堀川,她顺利进入了这个本丸。
  逛了别人的本丸一大圈后,她才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本丸是多么的寒碜,完全可以说是烂尾工程。先不说连短刀都锻不出来的资源和根本见不到的小判金,连最基本的锻刀房和解决温饱的厨房都没有,马厩,田地,万樱,都没有。逛到最后,阿诺再一次点名批评了时之政府的办事效率和办事质量,而狐之助竟无言以对。
  偶尔会碰到一些刀剑男士,他们会友好地冲阿诺笑笑,一句话也不多说便离开。逛完了,阿兰便坐在会客厅,听堀川唠叨一些山姥切的小习惯,山姥切在一旁低着头,一直没有抬起来。
  直到三个小时后,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才回来,他似乎是去过了医院,伤口得到了治疗,纱布包着头看起来很滑稽。见到坐在厅内的阿诺,他瞪大了眼,“肿么是你!你为什么在这里,是我的娃娃放你进来的!?山姥切,我才是你的审神者,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他冲进来,直奔山姥切而来。
  山姥切脚下微动,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逃开。还没等堀川拔刀,阿诺抄起旁边的狐之助,朝中年男子的脸丢过去,一击即中。“恕我直言,你这张脸太恶心了,没人想看,赏你一只狐之助遮遮丑不用谢,我的主人教会我善良。”
  狐之助跟中年男子来了个面对面的亲脸脸,气得用爪子抓花他的脸。中年男子捂着自己的脸哀嚎,狐之助飞速地落回地面,不再克制对阿诺的愤怒,“审神者大人,请不要戏弄您的狐之助了!在下也是有洁癖的,这样的脏东西请您不要把在下当抹布丢上去!”
  阿诺甚是欣慰地摸摸它的头,道歉了但是毫无诚意,“哦,对不起。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狐之助,你很特别。”
  ……狐之助背上的毛竖起来,感觉自己的功能正在退化。此时,这个本丸的狐之助进入了客厅,对中年男子道:“审神者XXX(编号),经政府核实,您存在严重的虐待刀剑男士的行为,违反了审神者应该遵守的条例,现传达政府的紧急通知——您将被撤销审神者的职务,被送往政府中心接受处分,三分钟后您与本丸的联系将被强制切断。”
  中年男子一顿,大声为自己辩解,“那不是虐待——!那是我对他们的爱!我给他们打扮,让他们像洋娃娃一样漂亮,跟他们做一些开心的事情,你们怎么能说这是虐待甚至是撤销我的职务!”他吼完,眼神掠过山姥切,大步跑走。
  “真难看。”阿诺站起身,向山姥切伸手,“既然他已经被撤销职务了,那么山姥切,我们走吧。”
  山姥切看着那只手很久,才慢慢站起来,拉住阿诺袖口的一角。阿诺就这样带着他,堀川送行,几人走到本丸的玄关时,中年男子捧着一堆凌乱的洋裙过来,将它们丢在地上,伸手死死拉住山姥切的被单,甚至想要抱上去。
  阿诺一脚踢开他,‘嘶啦’一声山姥切的被单被扯下了一角,他往后退了好几步,不看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他将手上的碎布随手一丢,拿起地上的洋裙,哀求道:“山姥切,我漂亮的洋娃娃,你忘了我对你的爱了吗?我给你穿好看的裙子,本丸里我最疼爱的就是你,你怎么舍得背叛我!你去和政府说,说我是冤枉的,根本不存在什么虐待,我就能继续担任审神者了。山姥切,你最听话了,一定不会违背我的对吗?就像以前一样。”
  山姥切没有回话,眼神颤抖,手冒出冷汗。他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身体下意识地就开始僵直冒冷汗,心跳也陡然加快,无法动弹。
  阿诺冲上去又是将这个人一顿打,打到他已经连求饶的话都讲不出来才停手。她转身,和堀川道别,强硬地拖走山姥切,“狐之助,回本丸了。”
  ……
  回到本丸,山姥切由于没有胃口没有进食,阿诺是不用进食,阿诺将山姥切送进房间,合上门回到审神者的书房和狐之助商量关于特化园的一些事宜。直到天色黑了,阿诺到山姥切那边看看,却听到了房内传出的急促的呼吸。阿诺当即推开门,见倒山姥切将自己紧紧地裹在他那张不大的被单里,一边冒着冷汗颤抖着,一边急促地呼吸。听到声音,他看过去,见阿诺定定地看着他,断断续续地说:“万分抱歉,审神者大人。”
  阿诺想要靠近他,却发现她越是靠近,他越是惶恐,只好坐下,“山姥切,你怎么了?”
  山姥切没有回话,只是呼吸轻了很多,她便继续问:“是想起了那个坏人吗?我觉得是,如果可以让你不那么害怕的话,只要你说出来我都愿意去尝试。我的主人说了,要让自己的所有物安心才行。”
  山姥切仍然没有回话,阿诺便说出自己的猜测,“刚才天还没有暗下来的时候你的情绪好像还没有那么低迷,是因为房间太黑了吗?”
  这次,山姥切轻轻地应声了。阿诺倏地站起来,跑到仓库,从里面翻出了二十多根蜡烛,又跑回山姥切的房间。她将蜡烛一根根用火柴点燃,然后均匀地在山姥切的周围围了一圈,表情严肃仿佛在完成什么重要任务。
  感觉自己像是祭品的山姥切和一直观望的狐之助:“……”
  摆放好最后一根蜡烛,阿诺满意地拍一下手,“山姥切,你稍微静下心来,是不是感受到没有那么冷了?而且这样很亮对吧,我和狐之助就在门外守着,你可以不用担心我会接近你。狐之助,走了。”
  狐之助表示虽然不是付丧神也不是人类但它也是需要休息的,阿诺强行镇压了这只有点特别的狐之助,两人一起守在门外。
  “您不困吗?”有点无聊的狐之助这样问,阿诺摇摇头,“我完全可以不睡觉不吃东西,也能维持正常的人类的生理机能,所以你要陪我,直到山姥切睡着为止。”
  如果不是怕被捏成一团,狐之助早就反抗了。房间内,听到他们低低的交谈的山姥切,情绪渐渐平复,这个新的审神者并不高大,但仅仅是门上的投影,山姥切却突然觉得很有安全感,渐渐地陷入沉睡,蜡烛熄灭了也没有醒。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时间更新,挤挤就有了——来自NGGC

评论 ( 3 )
热度 ( 4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