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二三事番外 04

含有石青成分请注意避雷。

文章目录汇总←戳这里

  烛台切不愧是太刀,带着大家走了最远的路线,青江本知道短路怎么走但为了和石切丸多腻歪只当做没有这回事,而三日月是真不识路,不管这条路走了多少遍。 
  以他们目前的练度,这个地图的敌军相对较强,临近王点时,他们的刀装已经损耗不小,敌军愈发强大,当看到高速枪的时候,众人都打起了十二分警惕。 
  此时,大俱利和太鼓钟每人将一个轻步刀装给了青江,三日月将一个轻骑刀装给了大俱利,除去防御低的青江,其余人都只有一个刀装。 
  对方的远程攻击袭来,三日月因为闪避不及,刀装承受了所有伤害,已经碎掉。 
  “哦呀哦呀,真奇怪,这之前的敌人有这么强大吗?呐,笑面青江?”三日月挡住大太的攻击,眼神凛厉。 
  “这很明显是更强大的敌人,不能大意。嘛,不论如何,笑起来吧,微微地!” 
  击杀了这支敌军队伍后,再击败一支队伍就可以带着数珠丸回本丸。 
  话是如此,但当众人在王点前前往仓库时,却没有发现本该藏在那里的数珠丸。 
  怀着切腹自尽的心情前去王点,当看到几十米开外敌方短刀口中撷着的太刀,众人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这是……第二把数珠丸恒次?”烛台切不确定自己的猜想,实际上他有个很糟糕的猜测。 
  没有人应他,敌军也没有给他们太多思考的时间。眼看敌军朝着这边冲来,已经没有刀装的三日月大喝一声:“烛台切,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抵挡攻击的丢过来!” 
  名字的主人闻声丢了什么过来,三日月伸手接住,定睛一瞧,竟是两根胡萝卜。 
  “……烛台切,这是什么?”三日月想着这两根胡萝卜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烛台切一个弹跳躲过弓箭,大声道:“胡萝卜——!” 
  三日月将一根放进袖管,一根丢回去反弹子弹,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它原本是拿来做什么的?” 
  “那是三日月先生你的午饭——!” 
  ……
  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但三日月心里知道烛台切是在说真的所以他十分忧伤。 
  打定主意,三日月将袖管仅剩的这根胡萝卜往石切丸的方向丢过去,大喊道:“兄长!还记得主上教我们打的棒球吗?用你的打击将它当远程打过去!” 以石切丸的打击,起码能打死一个! 
  答应了鹤丸要照应弟弟的石切丸瞬间感觉有无尽的责任感,他拔刀出鞘,待胡萝卜愈来愈近…… 
  “我的利刃,能断岩石!” 
  胡萝卜顿时变成了两半,掉落在地面,其中一部分孤零零地滚了好几圈。 
  “石切丸先生——!” 
  “哦呀,失败了,万分抱歉。”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只有青江当场笑了出声, 
  接下来就是抵抗敌军的战斗场面。 
  胸前被高速枪戳了一记,三日月中伤,但高速枪背后大俱利和青江二刀开眼解决了它。 
  敌军还剩下一把高速枪,两把大太,一把短刀。对峙中众人发现,那把短刀不参与战斗,而是撷着数珠丸躲在后方。 
  三日月拉开外衣,是要真剑必杀的模样,他快步走了一段,拾起地上的两半胡萝卜,将从烛台切那里拿过来的手札贴在胡萝卜上, “哈哈哈,不是该笑的时候呢,劳烦诸君为这一击开路!” 
  待队友吸引了敌军的注意后,三日月归刀入鞘,左手掂了掂胡萝卜,右手握紧刀柄,将胡萝卜往空中一抛,刀身将胡萝卜打飞出去。
  “很热烈呢,那我也稍微认真一下吧。” 
  胡萝卜飞速地往敌短飞去,最终卡进了它的嘴里,手札脱落附上数珠丸的刀身。 
  那边,由于三日月用力过猛,刀鞘脱离也飞了出去,打中了烛台切的脑袋。 
  【烛台切光忠 HP-3】 
  “呜哇!三日月先生您在做什么!?请务必认真一点,不然我回去就和主上报告说你欺负咪酱!”太鼓钟表示很生气。 
  三日月心想‘胡萝卜当午饭到底谁欺负谁’但嘴上没有说出来,趁着还有感觉,他冲上去,给予了高速枪最后一击。 
  “这样如何?” 
  敌军如数解决,众人松了一口气。青江走到石切丸身旁,拉起自己白披风的一角,轻轻擦拭他脸上的血迹。 
  “神刀大人刚才的失手真可爱呢,我差点就把持不住了,huhuhu。” 
  石切丸左手握住他,右手为他捋顺凌乱的发,“又在说我听不懂的话了。不过,能让青江高兴的话,我很荣幸。” 
  “真了不起~神刀大人~” 
  这边他们腻腻歪歪,那边三日月想要回自己的刀鞘被烛台切拒绝了。 
  “抱歉呢,三日月先生。我要把它当成证据拿回去给鹤先生看才行,还有主上。” 
  三日月尝试说服他,“老人家是无心的,而且身为队长,心胸还是宽广点好唷?” 
  “三日月先生这是说我心胸狭隘吗?抱歉呢,这件事情没得商量了。”感觉自己明里暗里都被侮辱人格的烛台切更不爽了。 
  微微闭目,仿佛无声中叹了口气,三日月从袖管里拿出仅剩的一半胡萝卜,语气沉重,“烛台切唷,希望你能明白,老人家手里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如果你一定要将刀鞘给阿鹤看的话,我也只好将这半边胡萝卜拿回去也让阿鹤和主上过目一下了。” 
  太鼓钟忍不住撤了一步,低声道:“咪酱!他手里有东西……” 
  “贞酱,别慌。三日月先生,单凭一半胡萝卜,你是无法赢过我伊达的。而你的刀鞘上有我的血,大家都是我的人证哦。”烛台切不慌不忙。 
  三日月也从容应对,“话如果这样说,那么大家也是我的人证呢。毕竟,这跟胡萝卜上,有烛台切你的指纹呢,大家还听到了‘两根胡萝卜是三日月的午饭’这样的话。你说主上知道了会怎样呢?” 
  如果是平时他无所谓,但最近他并不想再触阿兰的霉头让自己更倒霉。 
  烛台切的笑容逐渐消失,“伶牙俐齿可不帅气,三日月先生。” 
  “彼此彼此,得饶人处且饶人啊,年轻人。”三日月标准笑容不失色。 
  然后他们都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三日月心满意足地将刀归鞘,开始试图将衣服穿好。 
  烛台切在心里的小本本上狠狠地记上了一笔。 
  石切丸无奈地叹口气,“烛台切先生真的很讨厌三日月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如果是三日月嫁去伊达那边,或是小狐丸入赘粟田口那边,石切丸你才会稍微理解烛台切的感受吧?”青江笑道,“就像我,我也不能保证恒次不会不爽你哦,神刀大人~” 
  石切丸倒是不担心,“啊,数珠丸先生吗?主上说他是一把热衷于佛道,很和善很好相处的刀,所以我不是很担心呢。” 
  “你还真是迟钝呢,烛台切对三日月以外的人不也很和善很好相处吗?” 青江摆手。 
  石切丸食指挠挠脸颊,“总感觉,很难懂啊。嘛,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会努力让数珠丸先生接受我们的关系的,放心吧!” 
  青江环住石切丸手臂,脸贴着他,柔声道:“真可靠呢,石切丸~” 
  石切丸想揉一揉他的发,手刚抬起来,背后却渐渐地漫上一阵寒意,有什么细细的声音聚集在一起,在他的耳边萦绕。 
  抬眼看去,三日月等人惊讶地看着他的身后。他心一紧,下意识吞了口唾液,侧过头去,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口中喃喃着什么。 
  他的速度快极了,声音细小,石切丸听不清他在念什么,但他微微的侧头,虽然双眼紧闭,却隐隐透着杀气。 
  数珠丸恒次,降临。 
   
  欢迎老佛爷莅临指导!下一篇娘家人的手段之石青篇!欢迎捉虫,感谢小伙伴的喜欢和支持(●'◡'●)ノ❤——来自蠢作者。

评论 ( 7 )
热度 ( 37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