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三日鹤】校园恋歌 下

*校园paro,伪学渣三日月X学霸鹤丸。 
*本文OOC,三日鹤双向暗恋,OK? 

*校园恋歌 上←戳它

  ↓ 
  周日晚上八点,中兴大厦门口。 
  三日月在公共长椅静坐,手规矩地交叠放在膝上,时不时抬起左手看手表上的时间,还有十分钟鹤丸和鹤丸要表白的人就会抵达。 
  有心将那个幸运儿比下去,然而他的衣服除了在学校必穿的校服以外全是朋克风,朋克风穿上了就会暴露所以不在选择范围内,校服无法衬托出他的魅力所以也排除。在将衣柜翻了个底朝天之后,他才找到能穿给鹤丸看的一件白色长袖衬衫和浅蓝色牛仔裤。在堆成山的朋克风里,能翻出一条不破洞的牛仔裤和白衬衫三日月有某种意义上的感激。 
  不想让鹤丸知道自己是个混混甚至还是老大的事情,是因为去年的某一天他听到鹤丸说了‘我喜欢的类型?嘛……他可以成绩不好,但是绝对够努力,有温和的笑容,不会打架,偶尔跟我撒撒娇,就够了。’这样的话,于是一年里都在足够努力的学渣和东街老大两个身份之间来回切换。 
  三日月以为一年了他和鹤丸的感情已经培养得差不多是时候该收获幸福美满大结局了,结果这感情培着培着培到别人身上去了,心里说不出的残念。每每想起与鹤丸一起学习一起去吃甜品的美好时光,三日月就想将那个幸运儿拾掇拾掇丢到马桶里冲掉。 啊,千万不可以冲动,不然待会儿还没被绑就忍不住先冷暴力那个幸运儿从而被鹤丸讨厌就会适得其反。 
  越是深思,越是低落,三日月散发着忧郁的气场,白衬衫衬得他文弱,过往行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被这位忧郁的美少年吸引,一些结伴的女生停在远处窃窃私语,商量着要不要去安慰他。鹤丸想人多场面大的目的于是便达成了。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在三日月的胡思乱想和自我劝说中过去,然而鹤丸并没有出现。作为一个优秀的男人,心上人迟到不算什么,他能等,顺便继续构思作战计划,今天非要搅黄了这场告白不可。两个十分钟过去,阿强(一号小弟)打电话过来问情况,三日月说了句等着。 
  阿强忍不住嘴贱,道:“老大……不是我说,大嫂不会是临时改变主意,在来的路上就和人家告白了吧,你看这都半个小时了,大嫂还没来……” 
  三日月骤然握紧的力道简直是想将手机捏碎,他冷硬说了句继续等便直接挂掉电话。阿强说的他也有想过,但鹤丸绝不是一声不吭就丢下他的人,想必是出事了。三日月噌地站起来,又坐下,又站起来,皱皱眉又坐下,如此反复。又过去了五分钟,他忍无可忍,走进人群东张西望。 
  正在此时,人海中像是刮来一阵大风,掀起惊涛骇浪。不少人从街市的入口那边朝出口的方向跑来,眼神惊恐嘴里喊着快跑,那样子仿佛身后是有恶鬼在追。有一个人跑周围的人也被带动,刹那间街市乱成了一锅粥。三日月也被这样的人潮带动,但他要等鹤丸,于是便与奔跑的人背道而驰,朝入口的方向艰难前进,小弟们想过来拉他一把,一声老大还没喊出口就被汹涌的人潮挤走。 
  混乱中,有一只手一把扯住了三日月的手,拉着他就往人潮涌动的方向跑,三日月转过头就想要吼,却发现对方就是他等了很久没有出现的鹤丸。 
  鹤丸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上面印有‘I LOVE YOU’的艺术字字样,腹部那有三道带血迹的破损,像是被野兽所伤,黑色的牛仔裤膝盖部分破了个洞。他大口大口地喘气,汗珠从额间滑入颈间,连握着三日月的手心也在冒汗。 
  他狼狈的样子看得三日月怒火中烧,恨不得将凶手大卸八块拿去喂狗,回握住鹤丸,这次换三日月带着鹤丸跑,他问:“鹤丸,前面有条小巷,要不要先进去躲躲。” 
  鹤丸摇头,汗珠从发尖滴落,声音发虚,“老虎的嗅觉很灵敏,躲进暗巷反而是断了退路。” 
  老虎。三日月微微垂眸,在他思考的时间里,鹤丸依旧逐渐跟不上他的速度,偏头一看,鹤丸白T恤上那三道抓痕有血渗出,染红了白色。瞳孔骤然一缩,三日月将鹤丸带到人流稍微稀疏的衣角,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将他打横抱起,大步向前跑。 
  “抱歉,鹤丸。这种情况下不能放慢速度照顾你的伤口,你的伤口在流血不能再跑。我想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老虎不会找到我们,相信我,我会保护你。”回头一眼,远远有一只吊睛白额的大老虎正朝这边冲过来,三日月沉住一口气,抱着鹤丸的手更紧了一些。 
  “我相信你。” 
  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在没有确认关系的时候被这样抱着,鹤丸的耳廓有点充血,他伸出手环住三日月的脖颈,头靠在他的肩窝,嘟囔了一句真是意外之喜。腹部的伤口不深,不然鹤丸现在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昏迷,即使痛得他想骂人,但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这个怀抱更值得他分神,除却三日月本身。 
  三日月微微低头,抱着鹤丸闪身进一条小巷,推开木门进去,抬起脚在门把拉过让门虚掩。他轻轻放下鹤丸,让他稍作等候。 
  这个小院里有很多个瓦缸,每个都有一块木板在上面盖着,三日月一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将盖子打开,浓烈的味道逐渐弥漫了整个小院,三日月被熏得差点睁不开眼,屏住呼吸又打开了几个盖子,直到院子里已经被这种味道侵占,他才搀着鹤丸到中间最大的那个缸后面坐下。 
  “虽然味道让人难以接受,但暂时安全了。鹤丸,让我看看你的伤口。”三日月伸手撩起鹤丸的T恤,眼神愈发地阴冷,“伤得很重,但是这里没有任何工具只能暂时止血,你忍忍。”将衬衫脱下叠好留着两边袖子,三日月开始着手包扎。 
  他熟练的动作让鹤丸有点出神,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在皓洁的月光下,两人静静地坐在这个小院子里,他甚至能看到三日月脸上的小绒毛,如果不是受了伤,味道还很耐人寻味,鹤丸想这大概就是他梦里见过的场景了。 
  包扎完伤口,抬头便见鹤微微的笑容,脖子一热,三日月坐到他旁边,“你的伤是那头老虎抓的?” 
  鹤丸说是,三日月便没有再说话,心里面暗暗将烹饪老虎的一百种方式循环了个遍。反倒是鹤丸唏嘘了一句,“我迟到了那么久,还以为你已经走了。结果就看到你在一堆人里面玩逆行,在想什么啊,这种情况要赶紧跑好吗?” 
  三日月说他还没有等到他怎么可以走,两人突地是俱是沉默,良久,三日月忍不住问:“你要告白的人呢,他没有和你一起?”他见鹤丸神色有异,便以为那个所谓的幸运儿是丢下鹤丸自己跑路了,不由低骂了声混蛋。 
  不好说他是在自己骂自己,鹤丸的心情很复杂,盯着三日月的腹肌若有所思,“三日月你学习不行,身材倒是挺好,从刚才我也看出了你这是真材实料。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三日月直接说他过分,说自己虽然老是考倒数第一名但鹤丸绝对不可以间接地取笑他同样发达的头脑。而鹤丸嘴上说着抱歉抱歉,眼底却满满都是笑意,收也收不住,不见一丝抱歉。正是闲聊之际,却听闻一声虎啸,两人的神情皆是一凛,三日月蹲下身,让鹤丸踩着他的肩膀进入大缸里,他随后就进。 
  待到两人都进了缸,原本半满的水没过了两人的脖颈,三日月低声道:“应该循着味道找回来了,待会儿要是门被打开了,我们就沉下去。”鹤丸点头。 
  虎啸越来越近,到门口的位置,它长啸,然后撞门而入。三日月按着鹤丸的肩膀,两人没入水中。白虎跑进来,被浓烈的臭味刺激鼻腔,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还没有巡视便低吼一声默默地退出门外,正当两人以为已经安全的时候,鞋跟落在地面的嗒嗒声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了?这里没有问题?”来人直接步入院内,第一时间用带着白手套的手捂住口鼻,忍不住后退两步,“嘛,鹤丸国永我还是了解的,这样的环境他绝待不下,想来不会在这里。只是他向来狡猾……” 
  鹤丸已经到了极点,腹部的伤口让他无法维持像平时一样的憋气时间,眼看就要忍不住,三日月手掌按着他的后脑,吻了过来。他微微启唇,贪婪地吸取三日月口中的氧气,想着就算此时被发现被那头老虎一口吞吃入腹,能和三日月死在一块儿就是不算悲惨。 
  “算了,这里的味道太差劲,反正他已经受到教训了,走吧,老虎。”声音的主人带着老虎渐行渐远。 
  三日鹤两人猛地窜出水面,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湿漉的头发贴着脸颊,鹤丸的刘海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他低着头三日月更加看不清他的表情。因为鹤丸的伤口,两人很快便从水缸里出来,重新坐回地上,然后两人就只是坐着,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心里想着事,不看对方也不和他说话。 
  三日月由坐变蹲,手向后伸,“鹤丸,你的伤口再不去医院治疗会很不妙。上来,我背你去医院。”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鹤丸的伤更重要。
  鹤丸没有任何反对,顺从地伏到三日月的背上,手搭在他肩上,脸贴住他后颈的皮肤,“院子就这样不管了?” 
  三日月牢牢地托着他,“是我兄长做实验的地方所以没关系,等送你到医院我再给他打电话。”背上的人应了一声,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走出这条暗巷,街市上已经没有普通的行人,只有几个警察在巡逻,他们见到三日月背着鹤丸先是询问一下情况,而后将两人送往医院。 
  医院,病房里。 
  三日月在床边的椅子坐着,手里拿着水果刀替鹤丸削苹果,床上的鹤丸脸色有些白,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像是融入了,他闭着眼不知是闭目养神还是因为疲惫已经睡去。 
  仗着鹤丸可能听不见,三日月道:“那么多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其实是故意的,尤其是最近那一次,因为你说要和喜欢的人表白,所以我又考了倒数第一,结果你还是决定要告白。鹤丸你真是个有坚持的人,在教我功课这件事上也是,你这一点我也喜欢。”将苹果放在水果盘里,三日月开始剥桔子,“刚刚在水缸里的那个吻,虽然是为了渡气,但我还是有点小开心,毕竟这是一个正当的吻你的机会。用渡气作为借口,之后也许还能和你做朋友,做兄弟。”越说越气闷,三日月一把将桔子和水果刀丢回水果篮,有点火大,“但我已经不想做兄弟,也不想做朋友了。啊啊,知道你听不见我才敢说真是有点差劲,还好没有其他人在场。说了这么多,虽然前言不搭后语,但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鹤丸,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暗恋你,现在也依旧暗恋着。” 
  他兀自沉默了一会儿,平复情绪,“如果你睡醒就说要和我绝交,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想想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刚才医院也已经联系你的家人,我就先回去了。晚安,鹤丸。”指尖从脸颊滑过,轻触鹤丸的耳廓,与微凉的脸颊不同耳廓是温热的。 
  三日月离开病房,轻轻带上门,脚步声渐远,与医院工作人员的低声交谈相合。鹤丸倏地睁大眼,心里种种思绪辗转最后变作了一声轻骂,“白痴。” 
  刚推门进来就听到一声白痴的家属大俱利伽罗眼神凶狠:“……” 
  鹤丸说小俱利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听他解释,他真的不是在骂你白痴。 
  …… 
  西街区域。 
  小弟们站得整整齐齐,个个表情沉重,眸中含泪却强忍着不让泪落下。 
  “……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包平又带人欺负你们了?”小狐丸接到电话赶来见这阵仗,问。 
  一帮大男人见他来眼泪忍不住了,个个哭天喊地。 
  “老大的电话打不通啊——” 
  “老大为什么不接电话啊,啊——” 
  小狐丸:“……就为这事?” 
  阿强强忍着悲痛,哑声道:“二当家,今天市中心那里来了一头大白虎,吓得整条街的人都在跑,我们和老大走散了。等我们逃出来,想要打电话给老大,结果……有个女人说老大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肯定是被那头老虎吃掉了,老大啊——” 
  小狐丸大致听明白他们在哭个什么,他想静下心思考却被哭声吵得脑仁发疼,刚想吼一声,便看到阿强被一个人一脚踹到了一边。 
  三日月收回脚,表情凛厉,“不要随便把老大说死啊笨蛋,你懂不懂做小弟的规则?不合格!”刚走到西街这边就听见阿强在这里胡扯,一帮人呜呜哇哇地哭个没完刚失恋的他表示想杀人。 
  阿强捂着自己的肚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老大你还活着!兄弟们,老大还活着。” 
  一群人突然就开始欢呼雀跃,三日月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想要点燃却发现已经被水泡坏,啧了一声,“我当初到底为什么会找这些人当小弟。” 
  小狐丸笑笑,视线落在三日月的上身,“比起这个,我亲爱的弟弟,你什么时候爱上了裸奔?对了,阿强说你手机打不通,你和鹤丸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经他一说,三日月才想起还有手机这种东西,伸手摸兜,手机已经不在。他想了想,道:“好像掉水缸里了。”他的口袋比较松。 
  小狐丸问他什么水缸,三日月想起那个院子就是小狐丸的只是说说来话长敷衍了事。 
  “老大,大嫂呢?”阿强捂着肚子站起来。 
  提起鹤丸,三日月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你们大嫂被人家欺负了,受了重伤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给大嫂报仇天经地义!老大的男人谁都不能欺负!” 
  “谁这么大的胆子!老大你说,我们去挑了他的老窝!” 
  抬手示意他们安静,三日月活动一下周身关节,“南街的粟田口,他们的老大一期一振有一个弟弟叫五虎退,养着一头吊睛白额的老虎。一期一振我是见过的,他的声音辨识度很高,今夜带着老虎追你们大嫂的人就是他。所以,你们要做的就是抄家伙跟我上南街给你们大嫂讨个公道。有谁,不敢的吗?” 
  小弟们神情肃然,大声称是,三日月满意地颔首,“现在打电话,把所有的人都叫上,我们东街今晚的目标就是干倒南街!” 
  “东街万岁——老大万岁——” 
  “阿强,找件衣服,还有把发绳和一字夹给我。” 
  “好的老大!” 
  于是在小狐丸劝说无效的情况下,三日月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地杀上南街,南街的人被打得措手不及,一期一振收到消息并赶来的时候,三日月已经神采飞扬地带着小弟班师回朝了。 
  “这究竟是……谁干的!?”一期一振扶起一名小弟,对方痛得吸了几口气,才道:“不知道啊老大,我们最近挺安分地没有得罪人,今晚被打得莫名其妙的,带着几十号人就这么杀过来,嘶……” 
  一期一振皱眉,第一个想到的是鹤丸,但鹤丸受伤了不可能带着人来打他南街的人,“看清对方的长相了吗?” 
  另一名小弟愤愤道:“是个扎着一小撮毛,还用夹子夹头发的娘炮!” 
  “对!是个娘炮,长得娘兮兮的,啊,他的眼睛里有一道黄色的弯!” 
  小弟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描述自己对三日月的印象,一期一振听了一会儿,给好友莺丸拨了电话,“喂,莺丸吗?非常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你,实在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问问你。啊,是的,今晚不知道是什么人带着一批人马将我南街的人打了一顿。不是的,对方是不认识的人,小弟们最近很安分没有得罪谁,我也没有。”电话那头莺丸说了什么,一期一振听完道:“特征吗?听说扎了一小撮头发,头顶有一字夹,眼睛里有黄色的弯弧,长得比较女气,莺丸有印象吗?” 
  电话那头莺丸第一反应是三日月,但还来不及回话,一边旁听的大包平嚷着说这不是三日月吗,三日月是东街的老大平时嚣张得很。 
  一期一振道了谢,挂了电话,已经开始思考该怎么将这个仇报回来。 
  …… 
  周三,鹤丸伤口恢复得差不多回校。 
  三日月在躲着他。这是鹤丸连续几次下课时间去三日月的教室找人落空,放学还有人传话说三日月身体不舒服最近几天不麻烦他帮忙辅导功课所得出的结论。 
  真怂啊,三日月,告白完就敢消失。说什么知道他听不见看来是假,想要随时甩手逃跑是真。鹤丸在沙发上瘫着,脚搭在茶几上死亡凝视电视机。 
  一旁的伊达先生见了,斥道:“把脚放下来,我坐在这里你还没大没小的!都快结婚的人了还这么随便将来怎么做人家的丈夫!” 
  鹤丸静了一瞬,把脚收回,大惊:“惊吓!结婚是什么意思,我还未成年!”他要结婚的消息比伊达先生再婚的消息更让他难以接受。 
  楼上房间里的三个弟弟齐齐出来扒在栏杆上看热闹,“大嫂是谁?” 
  伊达先生早就料到鹤丸会反对,根本不在乎,他已经派了重兵把守这栋别墅,鹤丸插翅难逃。他拍拍鹤丸的肩膀,“我知道你前几天被粟田口那边给伤了,但是你又理亏不能打回去,结果东街的老大带着整条东街的人去给你报仇,现在粟田口放话说要让东街付出代价,你说作为当事人你能置身事外吗?我伊达的男儿要有担当!而且请帖我都发给你学校的同学了。” 
  鹤丸说那也用不着拿他的终生幸福去担当,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并不想耽误人家而且对方是男的怎么会愿意嫁过来。 
  伊达先生收回手,嗤道:“东街老大的父亲已经同意了,我们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这次也算是商业联姻吧,为了我伊达的未来,鹤丸你是长子也是北街的老大,你要担起这个责任。好了,我去睡了,明天晚上人家就会过来,你不准欺负他。” 
  鹤丸一口气哽着就是吐不出来,想起对自己避而不见的三日月, 结合今晚伊达先生说的事情他一个头是两个大。他有根据怀疑伊达先生就是故意的因为他上上个星期打碎了他最喜欢的茶杯,啧,麻烦。 
  另一边,三条家。 
  “父亲,您说什么?要我嫁给北街的老大?您生的五个都是儿子您应该不会忘吧?您还不老,没有阿尔兹海默症。”三日月在三条先生面前不会太造次,但叛逆期的他如果触及底线一点就着。 
  三条先生有条不紊地沏茶,闻言睨他一眼,“我知道你是儿子,可人家又不介意。这是商业联姻,你是我最小的儿子,我也不要求你继承家业,闯了那么大的祸就自己识相点嫁过去。东街和北街结合起来,南街便拿你没办法。” 
  三日月说他宁可一个人单挑整条南街也不愿意用嫁人这样的方式逃避,更何况他有喜欢的人这是对那个人的背叛绝不会这么做。三条先生说重点是商业联姻这是家族使命所以势在必行他没有权利反抗。 
  无法说服三条先生收回主意,三日月沉下脸一言不发地上楼回到房间用力地关上门。 
  一直在旁边没有插话的小狐丸有点担忧,“父亲,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他的父亲摇头,没得商量。 
  这一夜,三日月和鹤丸看着同一片天空,想着对方,迟迟无法入睡。 
  …… 
  周四。 
  倘大的别墅成了牢笼,鹤丸就是挣扎着想要逃出去的鸟,因为无法逃脱而烦躁不安。手机被没收,电脑也被没收,鹤丸联系不上三日月,怕对方看到请帖会胡思乱想,更加缩回壳子里。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鹤丸一头栽进枕头里。 
  烛台切在一旁看美食周刊,闻言笑了笑,“我听说东街的老大是个大美人,鹤丸你不亏。” 
  鹤丸说既然如此那送给你好了,烛台切摆手说不,见他还要说,截断道:“伽罗酱的话他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他也不会收纳这位大美人的,小贞还是个孩子。如果真的不能接受,就好好地和对方说清楚,相信他能理解的。” 
  鹤丸哀嚎一声不再理会他。 
  夜晚,三条家。 
  三条先生与三日月面对面,双方各持己见,僵持不下。三条先生说三日月你是铁了心不肯上车吗,三日月说是的,于是三条先生招呼着保镖把三日月捆起来,用棉被裹成粽子又捆了一遍,嘴上封了胶布,三日月的脸被棉被的边缘遮住,就这样被搬上车,运往伊达家。 
  小狐丸不忍心地收回视线,“父亲,这对三日月是不是太残忍了,他才高中……” 
  三条先生冷哼一声,“残忍?小狐,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他房间里贴的是谁的照片吗?呐,我的儿子哟,你知道伊达家的长子是谁吗?” 
  见小狐丸摇头,三条先生说鹤丸国永即是伊达的长子。那一瞬间,小狐丸感动父爱的同时,对弟弟的同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车后座上的三日月唇紧抿,眸中暗藏凌厉,一旦那个什么伊达的长子松开他的束缚……车子行驶的速度很快,快得让三日月有种司机巴不得他早点到伊达家的错觉。 
  到了伊达家,保镖几人合力扛着三日月进入别墅,伊达先生表达了感谢之情,热情地喊了一声大儿媳妇,烛台切兄弟三人亲切地喊了声大嫂,三日月的心情更阴暗了。他被打包丢在鹤丸的床上,就像一头烤乳猪被摆放在餐盘里,拉下新布置的窗帘,透过粉色的窗帘往里看竟然有朦胧的美感,但他还没有见到他那个传说中的新郎。 
  房间内只剩下他自己,空气安静得让他烦躁,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情他都觉得不行。门口传来说话声,先说话的人声音低听不清,伊达先生却很大声地说着直接过新婚之夜就好没有婚礼,结婚证已经办好了这样的话。三日月的心情现在变得非常糟糕,一旦解开绳子立刻就会爆发。 
  房门被打开,脚步声逐渐接近,三日月有一瞬屏住了呼吸。来人坐到床边,床垫因为重量而下限,他的心也随之往下沉,直到来人开口,他的心才放下来。 
  “啊,东街的老大,是吧。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吧,虽然你可能早就认识我了,我是鹤丸国永,是伊达家的长子,北街的老大。” 
  从地狱直接升上天堂,大抵就是这种感觉吧。脑子里像是放起了烟花,炸得他一瞬间失去了思考。三日月突然想到,鹤丸不是学霸三好学生吗怎么突然变成了北街的老大。 
  鹤丸见对方没有说话,开始试图走感情牌说服对方,“啊,听说你为了我带着你们东街的人去挑了南街,在这一点上我是很感激你的。但是……以身相许什么的就夸张了,我可不是报恩的仙鹤啊。回归正题,我啊之前被老虎抓了一记被送去医院,然后那个晚上,我喜欢的那个家伙跟我表白了……然后我惊讶地发现他可能是个白痴,我也是,因为互相喜欢了对方一年却一无所觉怎么都很可疑。” 
  三日月挣了挣,试图挣开失败,低低喘着气,全身的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安静的环境里喘气声很明显,鹤丸以为这个东街老大生气了,犹豫一下还是按自己想的继续说,“昨天回到学校本来想找他摊牌的,结果这个人居然给我玩漂移,找了一天找不到人!打电话也不接,要不是有伤我真想揍他一顿。本来上个星期日安排了一场告白,但是被头老虎搞砸了,唉,怪我偷偷放的鞭炮太响吓到一期一振的弟弟,被弟控追杀真是可怕。啊,我说这些绝对不是秀恩爱,只是想跟你证明我真的喜欢那个人。” 
  被子里的三日月很后悔星期三那天因为担心鹤丸会说绝交而躲了对方一天,庆幸自己没有跑路成功而是被绑到这里。以及,默默地希望鹤丸快点解开他身上的束缚,他有点呼吸困难。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在过了这次危机后就分开呢?啊,不是嫌弃你的意思,但我觉得你应该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而不是我这个心有所属的……我不能放下那个白痴,也放不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倒是回头看看啊,三日月心道。 
  “虽然他老是倒数第一名,教他功课也没认真听过,总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他的怀抱很温暖,肩膀很宽让人有安全感……等等,我说了这么多,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鹤丸终于发现不对,回头一看,连对方的脸都不见。 
  对方还是不说话,鹤丸皱眉,掀开床帘爬进去,一把掀开三日月的被子,当熟悉的面容引入眼帘,鹤丸呆住。 
  反应了三秒,鹤丸骂了句脏话,撕开三日月嘴上的胶布,“三日月怎么是你!你是东街的老大!?” 
  三日月说能不能先解开他,他会将情况说明。鹤丸依言解开绳子,三日月坐起身,舒出一口气,“我是东街的老大,也是三条最小的儿子。一直没有和你说,是因为你说喜欢的人成绩可以不好,但是绝对够努力,有温和的笑容不会打架偶尔还会跟你撒撒娇,所以我没敢让你知道我会打架甚至还是一条街的老大。成绩差也是装出来的,努力也是因为你讲的题其实我都会,我还抽烟,大概只有笑容和撒娇是真的吧……对不起,鹤丸,瞒了你那么久。” 
  鹤丸没有回话,直直地看着他良久忽地笑出声,“三日月,我也一样,我也骗了你,我们扯平了。有一次你和我说你不喜欢打架,喜欢努力学习天天向上,我就没有和你说我是北街老大的事情。其实上上个星期,我迟到不是因为家里有事,而是带着北街的人去干架。说有喜欢的人要告白也是在试探你的态度,所以,我们扯平了。” 
  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让人像是踩在云端,整个人轻飘飘的没有重量,三日月握住他的手,“我是听到了你那番话,才说我喜欢那样的人,想要博取你的好感。” 
  鹤丸却说他是根据三日月给他的印象说出的那番话,绝对没有掺假如果有也是三日月的错,三日月说对。 
  两人突然不再说话,静静地享受虽然安静却又让人安心的氛围。 
  “鹤丸,我喜欢你。”三日月深深地望进鹤丸的眼里,脖子悄悄地红了。 
  “……嗯。” 
  “鹤丸,我喜欢你。” 
  “我知道。” 
  “鹤丸,我喜欢你。” 
  三日月不厌其烦地重复这句告白,鹤丸捏捏自己发热的耳朵,头撇向一边,“好了好了,我也喜欢你。你到底要说多少遍……” 
  将他拉入怀中,三日月蹭蹭他的耳朵,鹤丸直叫痒。 
  “那,鹤丸,我们的结婚证,还算数吧。” 
  “那个?未成年怎么可能有那个,别想了那只是个惊吓。”鹤丸靠在他怀里,紧绷了两天一夜的神经忽然放松,他舒服地快要睡着。 
  三日月没有说话,搂着他的手紧了紧,认真地思考叫小弟们去弄张真的结婚证的可能性。 
  “你怎么这么较真?就算年龄够了,我们两个男的也办不了结婚证的,睡吧我好累。”鹤丸仰头,看他一副难过中挣扎的样子,笑着拉下他,两人轻轻地亲吻了彼此。 
  “这样吧,如果下个月的月考你的成绩超过我的话,我们就去扯一张真的。” 
  “好!我一定会努力,做我的太太吧鹤丸我会给你幸福的。” 
  “……想打架是吗东街老大,我一个男的做太太?” 
  “哈哈,这个不是重点。” 
  两人闹作一团,然后拥着对方,双双沉浸在美梦里,梦里有对方,也有自己。 

  ——The End—— 

  说好的8号晚可以解决结果还是在9号的时间发表,因为字数超出预计太多,感觉自己失约了抱歉。欢迎捉虫,谢谢支持和喜欢【比心】——来自蠢作者。

评论 ( 11 )
热度 ( 119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