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三日鹤】深藏 05

文章目录汇总←戳这里

  鹤丸最终没有选择去笑面青江推荐的他连名字都不想记起的小镇,而是采纳了江雪的意见,去了最近很火热的一个游乐园。 
  周末,两个大男生站在游乐园门口,吸引了许多路人的目光。三日月面不改色,“厉害的东西?” 
  鹤丸撇开视线,看天,“对啊,这可是我舍友亲身试验后推荐的,听说里面的鬼屋和过山车还有大摆锤超厉害,所以,我就带你来了。” 
  “超厉害的鬼屋、过山车和大摆锤?” 
  “……嗯,超厉害。” 
  小朋友愉快地从他们旁边打闹着经过,一家三口也其乐融融地从他们身边经过,情侣打情骂俏地从他们身边经过,但他们之间只有诡异的沉默在持续蔓延。 
  看他一副后悔的样子,三日月一声轻笑,伸出手揉揉他的头,“这次是我第一次来游乐园,谢谢,鹤丸同学。那我们现在进去吧,不然没玩够却因为宿舍门禁回去的话就太可惜了。” 
  ……连摸头的力道和节奏都这么相似,鹤丸心里做着计较,笑嘻嘻地拉着三日月去买了门票。两人先是去碰碰车那里玩了几次,两人你追我赶,偶尔三日月追鹤丸的时候会被他突然的调转车身撞个措手不及。 
  见到三日月原本的势在必得变成微讶,鹤丸再次调转车头迅速逃跑,开心得连眼角都是笑意,周围的小朋友都比不过他。三日月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柔和得仿佛春风拂过柳梢。 
  就一直这样,也不错。三日月这么想着,开动碰碰车掉头打算给鹤丸一个猝不及防。 
  这之后,两人来到了过山车。 
  鹤丸兴致冲冲地买了两张票,三日月几乎是被他拖着上了车,虽然有点紧张,但见他这么期待,三日月什么也没说,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然而在连续转了几个螺旋,直上云霄又急速直下后,他坐在长椅上,手捂着胃部恶心得脸色惨白。 
  鹤丸跑去给他买水,三日月力道均匀地按摩自己的胃部以缓解不适。此时,一个穿着西装,白色长发的男人坐到他旁边,他伸手轻拍三日月的背部,附耳用只有他们听得到的声音说:“三日月,你在做什么无聊的事,别忘了你答应父亲的条件。” 
  三日月咳嗽,拂开他的手,坐直冷声道:“我没忘。”他侧头,眸中的冷冽刺人,“但他还活着,你们却蒙骗了我三年,违约的是你们。” 
  被他强硬的态度刺到,小狐丸不耐道:“你在自欺欺人。你亲眼见到他下葬,需要我提醒你吗。”站起身,他居高临下地睨着弟弟,“你和父亲的交易我不想管,今天我就是被勒令来传话的。父亲让你不要重蹈覆辙,好自为之。”他大步走远,三日月垂下头,瞧不出喜怒。 
  水瓶发出清脆的响声,鹤丸紧紧盯着小狐丸的背影,确认自己没有认错。只有这个男人,他绝对不会认错,那是被他记在灵魂的,深刻的憎恨。 
  直到小狐丸的身影消失,鹤丸仍然没能收回思绪,他步履迟缓地回到三日月身边,坐在一旁的空位,声音嘶哑,“呐,你还好吗?” 
  抬头对上他的视线,三日月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混乱,他手搭上鹤丸的肩膀,肯定地回答了他,“嗯,没事了。” 
  鹤丸眼睫一颤,鼻尖泛酸,他将水塞到三日月手中,撇过头,任由指甲刺痛掌心。这之后两人也没有再进行任何交流,直到鹤丸腿都麻了,他们才离开长椅,走到鬼屋的售票处。 
  毫不犹豫地买了两张票,鹤丸和三日月进入鬼屋。鬼屋里播放的恐怖背景音乐声音很轻,轻到让人脊背发凉,鹤丸却突然很兴奋,他向三日月伸出手,“三日月同学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啊,呐,我的手借给你也可以哦?” 
  三日月自然是不怕的,但他轻笑一声,牢牢地握住了鹤丸的手,“是稍微有点怕呢。”鹤丸带着他前进,两人脚下的假骨骼给踩碎喀吱作响,他调侃道:“听说三日月同学是你们樱华的校花啊,那我就是护花使者了?” 
  三日月说那作为护花使者要贴身保护二四十小时不离身不然是不合格的,鹤丸说当然了。 
  鬼屋的布置参照了某部恐怖电影里的一家黑心诊所。许多人枉死在这家诊所,死后变成了怨灵,对诊所的黑心工作人员进行了屠杀,最后就变成了触之即死的禁忌之地。进入鬼屋的人有左右两条路可以选择,虽然岔路口很多,但最后都能够通向出口。不同的选择会遇到不同的怨灵,怨灵会根据玩家的受惊吓程度选择如何惊吓。 
  空调风真的是种阴森森的风,衬着环境的布置,一丝丝,柔柔地掠过人的后颈,带来阵阵凉意。鹤丸甚至感受到其他感官都在降温,凉的脑仁疼,只有三日月的手还传递着温暖,鹤丸想起很久之前,他和那个人也曾经手牵着手,像这样一步步地走过许多小路。但那个时候,他们的手纤细,冰凉,是两双连反抗都做不到的手。 
  现在似乎不一样了,应该可以不一样的。三日月这样想,眼睛瞄到在不远处一个手术台后面剧烈抖动的黑影,附耳低声道:“鹤丸同学,前方似乎有怨灵来找我们了,你想怎么办呢?” 
  “诶~有趣。我倒想看看他要怎么吓我,三日月,别说话假装没看见,继续走。”鹤丸尽量不让自己的期待那么明显,更靠近三日月,另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臂,作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呀——我好怕呀——三日月同学保护我——”如果不是棒读的太明显,光是看神态三日月认为鹤丸的演技无可挑剔。 
  轻笑一声,三日月接受鹤丸无休止的贴近,“是是,要好好呆在我身边哦,走散了就不好了。” 
  两人的脚步声回荡,偶尔还能听到液体滴落在地面的声音,手术台后面那团黑影的抖动随着他们的接近也更加厉害。但当他们路过手术台一段距离后,怨灵也没有来对他们实施惊吓。鹤丸耳听八方,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不由皱眉,“啊啊,无聊。为什么不来吓我们,是因为我演的还不够害怕吗?” 
  “大概是因为吓人的次数太多,累了吧。”三日月没好直说他那点满的棒读技能太让人出戏,估计怨灵就是看出他根本不害怕才没来吓他们。 
  鹤丸说这种高危工作应该也要搞个替补人员什么的,不然一天下来一点也不刺激。他说完,耳旁忽然传来清脆的咀嚼软骨的声音,三日月和鹤丸同时停下脚步,默契地没有说话。咀嚼的声音愈来愈接近,似乎就在耳旁,但却没有听到任何衣料摩擦的声音,脚步声也无,鹤丸的心跳陡然加快,三日月似乎感受到他的紧张,收了收握住他的手,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鹤丸深吸一口气,和三日月慢慢地,忐忑地转头,然后,眼神定住。一个不大的穿着破旧带血和服,平刘海的女孩,坐在三日月的肩上,捧着比她要大一只手啃得津津有味。她的眼中没有眼球,只有血液流出,流到那只手上,被她就着喀吱吃下肚,发出愉悦的咀嚼声。 
  鹤丸死死盯着那个女孩,三日月收回视线,没有妄动。直到小女孩眼中的血液再次流到手上,她一口咬下,殷红的血溅到三日月的耳朵和嘴角,鹤丸的瞳孔骤然一缩,仿佛回到了三年前。 
  …… 
  “鹤丸,我会等你的,你也要——” 
  ‘砰——’枪声响起,那个人口中流出的血染红了他手里的凯蒂猫的一只耳朵,然后倒下。 
  “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 
  …… 
  鹤丸的眼神翻滚着浓烈的恐惧和仇恨,他凶狠地将女孩推出去,拉着三日月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女孩吃的手掉在地上,她捡起来,蹭蹭跑到手术台后面。那里有一个扎着马尾的一边刘海盖过脸的绿发青年盖着一件黑色的斗篷睡得正香,他被女孩吵醒只好无奈地摸摸她的头,“你是不是又跑去替我工作了?谢谢,今晚奖励你好不好?”女孩点头。 
  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三日月能明显地听到鹤丸的喘息,握着他手的力道大得像是要这两只手融在一起,从这个角度还能看到鹤丸发红的眼角。他的猜测再次被证实。工作人员见鹤丸的表情凶狠见谁杀谁的气场就没敢出来吓唬人,让他们就这样一直跑到了出口。直到见到阳光,鹤丸才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地喘气,他弯下腰,空着的手撑着膝盖,眼睛看着地面却又是什么也没看进去。 
  “鹤丸同学,你好一点了吗?”三日月道。 
  鹤丸顿住,站直身,松开三日月的手,手粗暴地擦掉他耳边,唇角沾上的血迹,直到三日月的耳廓和皮肤因为他的动作而发红发烫。三日月自始至终没有讲话,静静地,温柔地任由鹤丸对他动作,直到他满意为止。 
  将脸贴近三日月的胸膛,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虽然有点快,一下一下却是充满活力,鹤丸僵硬的神情动摇,最后只是疲惫地闭上眼,手紧紧攒着三日月的衣服。 
  还活着,他还活着,一切都还来得及。 
  三日月就着这样的姿势,将鹤丸带到了摩天轮的场地,买好票,两人上了其中一个车厢,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他们乘坐的这一节有点特殊,控制摩天轮速度的调控开关在座位底下,按下的话摩天轮转动的速度会变得很快,直到断电重启才会停下请他们不要触碰,三日月说知道了。 
  两人各坐一边,鹤丸垂着头,刘海遮住眼睛,三日月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大概能猜出他的心思。他从外套口袋里拿出那只耳朵带血的凯蒂猫,递到鹤丸面前,轻声问:“鹤丸,现在你知道,这是谁的东西了吗?” 
  鹤丸没有马上回话,直到他伸出颤抖的手,抓住那只凯蒂猫,他才嘶哑着声音,道:“它不是我的,是我送给……三日月宗近的生日礼物。它为什么会在你的手上……”他猛然抬起头,灼热的视线直逼三日月,“我已经不想再猜,也懒得再去试探,我只想要一个直接的答案,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他,三日月,你是不是他,你是不是……他……” 
  三日月走到他跟前,单膝跪下,执起他抓着凯蒂猫的手,贴在自己的脸庞,眼神坚定而温柔,“是,鹤丸,我是。等了三年,我等到你了,你和我都没有食言。” 
  “我回来了,鹤丸。”

评论
热度 ( 12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