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C

【勿转】三日鹤厨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有少量产出。文笔一般,全靠脑洞支撑,有糖就有玻璃渣,更新看脸,谢谢喜欢和支持。

【三日鹤】迷弟转正记 05

04←戳这里

文章目录汇总←戳这里

    三日月从昏睡中醒来,睁开眼,入目却是黑暗。手摸了摸,手下的触感是湿润的泥土,背后是坚硬的大石。但几秒钟过去了,他的眼前依旧一片黑暗。

    啊……这是失明了啊,三日月默默地想。

    不过比起自己看不见了这件事,他更在意鹤丸的下落,他抱着鹤丸,鹤丸应该就在他身边不远才对。也不知道鹤丸的情况如何,三日月难免有点担心。

    好在下一秒,他就听到了鹤丸的声音。

    “你终于醒了啊,三日月、先生。”鹤丸卡顿了一下,道。但他下一秒就发现,三日月的视线并没有焦距在他身上,而是空洞地单纯看着他这个方向,他伸出手,在三日月眼前晃了晃。

    三日月感受到眼前有微风扫过,轻声笑道:“这位先生,不用试了。我的确是看不见了啊,就目前来说。”

    鹤丸没好气地握住他的手,气急:“你就不能多珍惜自己一些吗?那可是你的眼睛啊!”那双眼睛的美丽没有人比鹤丸更有体会,毕竟他睡前总是要想着这双含着新月的眼睛许久,才能入睡。

    三日月拍拍他的手背,安抚道:“嘛嘛,这位先生,请不用担心。毕竟,太过焦虑,也不能解决眼下的状况啊。我们还是要冷静下来,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啊……”

    鹤丸的手冰冰凉凉,十指也是十分纤细,三日月不着痕迹地借着安抚的名义摸了几把,才松开免得鹤丸心生警惕。

    三日月如此冷静,鹤丸受他感染,也渐渐平复下来,但他还是忍不住担忧三日月的眼睛,现下也只能压在心里。

    “是了,这位先生,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呢?”

    一年多了,三日月不动用任何的关系去调查鹤丸,就是为了等这一天,等着鹤丸主动的出现,亲口告诉他,他的名字。

    这样,他才能够满意。

    鹤丸看着三日月带着笑意的脸,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真名,“我叫五条鹤丸,是三日月先生摄影组的道具工作人员……”男神的眼神透露着洞察一切的锐利,鹤丸难免有一点小心虚。

    鹤丸当然不会是道具组的工作人员,三日月深知这一点,但他目前只想要知道鹤丸的名字而已。至于剩下的,还是让他自己来慢慢地挖掘才更有意义啊。

    知道了名字,三日月的心情有点愉悦,开口询问道:“那么,鹤丸,这么叫你,你不介意吧?鹤丸也可以叫我三日月啊,不用敬语也是可以的哟。”

    鹤丸一时间不知道该开心男神居然同意他叫他名字还是郁闷男神这么亲民,他引导自己向前者去想心情也随之愉悦起来,“喔!三日月!请多关照!”这么久了,终于当着三日月的面亲口喊出他的名字,鹤丸不知为何心下就是一酸。

    都已经这么久过去了啊……终于等到转机了吗……

    如果不是现下的情况不允许,三日月还想要再握住鹤丸的手,只是现在也只能是心里默叹了。

    “那么,鹤丸。我们现在是在哪里呢?还有其他遇难的人吗?”

    鹤丸摇摇头,无奈道:“说起这个真是吓到我了啊……等我醒来之后,除了看见你躺在旁边,并没有再看见其他的人。现在,我们,大概可以说是在一条河的旁边,运气还是好的了没有直接掉到河里面。”等小光知道这件事情,大概眼罩都要气掉了吧。

    三日月沉吟片刻,道:“干等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去寻找出路如何?”然后再以失明为借口,让鹤丸搀扶他,他就可以将手随意地搭在鹤丸身上,这可真是太妙的主意了。

    鹤丸听他这么一说,从随身的防水登山包里拿出一根烟花,自信地笑道:“因为三日月你看不见,所以我就简单地说明一下吧!这里有一根我自制的求救烟花,只要点燃,就会燃烧出大量浓烟并且在空中形成黑色的‘SOS’,这样,很快就会有人发现我们了!怎么样,是不是被吓到了?这是个很不错的惊吓吧?”

    三日月的揩油美梦还没做几秒钟,就被鹤丸毫不留情地打碎了,但他只能笑着说棒棒,任何的失望都不能表现出来,“喔,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原来还会制作烟花啊。这下可真是帮到大忙了。不过,方才雨下的如此大,只怕烟花也无法点燃了吧?” 

    鹤丸拍拍自己的包,道:“没关系的!我的包是防水的,里面的烟花和打火机都没有进水!一定可以给我们带来希望!你放心!”

    三日月心里绝望,脸上也只能笑意盈盈:“哈哈哈,鹤丸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呢,甚好甚好。” 

     【一只三日月,失去了他的梦想】 

     鹤丸得到来自三日月的夸奖,忍不住有点小雀跃,他挠挠头,将烟花点燃。烟雾升腾至空中,形成了‘sos’的字母。

    在等待消息的期间,鹤丸和三日月相对无言。盯着三日月无神的双眼半晌,鹤丸喃喃问道:“呐,三日月,如果你以后都看不见了,你该怎么办?看不到的话,就不能感受更多的惊吓了,人生会缺少很多乐趣吧?” 

    三日月轻笑出声,偏过头看了看斜上方,柔声道:“乐趣是自己找的,只要愿意,无论看不看得见,都各有各的乐趣。只是,如果今后真的看不见了,只有一件事情,我一定会抱憾终生吧。”

    鹤丸忍不住对这件事情好奇,问道:“喔!三日月竟然会有这么在意的事情吗?真是吓到我了,因为三日月你看起来对什么都不是特别在意啊,所以忍不住有点好奇呢。是什么样的事情呢?”

    三日月将头调转,看向鹤丸的方向,笑道:“那就是,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我喜欢的那个人的脸啊。只有他的脸,无论如何都想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用手用心用眼睛去描绘一遍啊。” 

    是呢,一年来虽然知道了鹤丸的发色,脸型,眼眸的颜色,但对鹤丸的整个面部,三日月却从来都没有能够好好地看过。午夜梦回,也只能看到一些剪影。毕竟,鹤丸躲闪他视线的速度很快,即使是拍摄时跟在不远处,也总是戴着鸭舌帽盖住半张脸啊……

    昨日下大雨外加地震,即使是鸭舌帽掉了,也无法看清鹤丸的脸,于是在三日月的心里,看到鹤丸的脸就是他目前最大的渴望。

    鹤丸听到喜欢的人这几个字眼,心下一紧,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一点颤抖,“喔,三日月大忙人一个,是哪家的名门千金有幸得到你的青睐?”这个自己盯着那么久的位置,是哪个令人讨厌的小姐抢走了呢?真是让人很不愉快啊…… 

    三日月听出鹤丸声音中的颤抖,不禁脑海中就有了‘鹤丸在吃醋’这一认知,他笑道:“他可不是什么名门的千金小姐啊……只是一个,我等了很久很久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他呢。”

    鹤丸方才愉悦的心情瞬间消失无踪,三日月这么温柔地笑着,他最喜欢三日月的笑容,此时却觉得无比的刺眼。

    “喔……能让三日月等那么久的人,真是幸运啊。”真是让人嫉妒啊,鹤丸想。

    幸运的是他才对啊,能让鹤丸守了那么久……三日月笑。 

    两人的闲聊并没有能持续多久,三条家的直升飞机已经循着浓烟找到了坐在泥地里的鹤丸和三日月。

    飞机上的小狐丸简直是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三日月——!终于找到你了,还好你没事!”

    鹤丸心下一惊,赶紧带好自己的鸭舌帽。

    小狐丸将两人接上飞机,先是对失明的三日月表示了极大的难以置信和痛心,之后对鹤丸表示了感激之情。

    直升飞机将一行人带回了X市。 

    下了直升飞机,鹤丸和三日月道了个别,快步地离开了现场。

    回到伊达の舍,果不其然迎面就是烛台切光忠的狂轰滥炸。 

    “鹤丸!明明都让俱利酱拦住你了你为什么还是那么固执呢!这样真的很不帅气啊!”

    “还好你没事不然你知道我们会有多伤心吗?已经是成年人了,要长大了啊鹤丸!你可是大哥啊,要给贞酱做榜样的啊!”

    “如果不是……鹤丸……?”烛台切惊讶地看着睁大眼睛固执地看着他,泪水却不住地流的鹤丸。

    他无措了,结果大俱利递过来的纸巾,给鹤丸擦眼泪,“鹤丸你不要哭啊,这可不帅气啊!行了行了,我不说了就是。你不要哭啊……发生了什么事了?”

    这句话仿佛一根导火索,迅速点燃了鹤丸的泪点,他大哭出声,“呜哇——三日月有喜欢的人了——!!”

    一瞬间,烛台切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鹤丸,叹了口气道:“唉,早说了让你不要暗中观察啦……”

    鹤丸狠狠地拧了拧鼻子,抢过纸巾打开房间关上房门,哭了个昏天黑地。

    房门外,烛台切和大俱利对三日月的仇恨值上升了一个高度。

    深夜……三条の本宅,三日月的眼睛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失明只是因为碰撞导致的短暂性失明,等脑内的血块消散后,视力也随着恢复了过来。

    鹤丸……口里念着这个名字,三日月有点满足又有点遗憾。

    还是没有能看见鹤丸的脸呢,今天明明是那么好的机会……下一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啊,三日月忍不住叹了口气。

    忽然,窗外传来响动,三日月迅速闭上眼睛,警惕着不知名来者的动作。如果是入侵者……三日月暗暗伸手握住枕头下的枪。

    鹤丸思来想去,既不甘心又不想睡,就跑来三条の本宅,来看三日月。往常这个点三日月已经休息了,所以鹤丸毫不犹豫地就直接开窗进来了,也没去看三日月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鹤丸盯着三日月的侧脸出神,他蹲下,忍不住伸出手摩挲三日月的脸颊,“明明我才是等你最久的人啊……你怎么就去等别人了啊,真是吓到我了。”哭了一场后,鹤丸心情轻松了一点,但还是看不开,始终想不出三日月等的人是谁。 

    三日月听见鹤丸的声音,身体放松了下来,心想那个人就是你啊,鹤丸。

    越想越想去杀人,越想越难过,看着这张脸更难过,鹤丸唇轻启,眼微阖,在三日月的唇角落下一个轻如羽毛的吻,喃喃道:“我一直在等你发现我的存在……没想到反而让你为别人等待……我鹤丸居然也会有失策的一天啊……嘛,虽然很难过……但……但祝你幸福这种话我是不会说的!你休想摆脱我!”狠狠地说完这句话,鹤丸的声音又柔了下来,“晚安,三日月……”

    转身想要离开,手却被拉住,回头是三日月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

    “本来是想等鹤丸主动出现的,现在看来,是我失策了才对啊……竟然没有发现鹤丸也在等着我主动是我的不对呢……哈哈哈,不过现在主动也不迟吧?”

    鹤丸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他羞赧地有点想要捂脸,三日月却握住了他的双手并且将他拉倒在了床上,形成了三日月在他上方的局面。

    忍不住脸红心跳起来,鹤丸说话都有点结巴,“三日月你……你刚才……说……”

    三日月俯下身,轻轻地含住鹤丸的唇瓣,片刻后,柔声笑道:“我等的那个人就是你啊,鹤丸……”

    “等了你,一年……” 

不知不觉字数就……不受控制了……所以这俩互相等对方主动的下场就是浪费了一年。不过,等待也算是一种甜蜜的折磨吧……写到最后发现这个体位很不妙(இωஇ )——蠢作者。

评论 ( 19 )
热度 ( 62 )

© NGGC | Powered by LOFTER